• 大版主
  • 小版主
  • 夜刀神天香
    夜刀神天香
    心美一切皆美,情深万象皆深
  • 暂没有数据

    推广成功+50幻晶和经验-10次/天

    小说 小说 关注:33 内容:117

    【科幻短篇】诺亚方舟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小说
    • 大版主
      天极会员
      萌站守护者

      【科幻短篇】诺亚方舟

      01

      尘星感到大限将至,蓄电池基本报废,运算速度如抛物线般下降。他所在的这座实验室历经积年的风蚀日照,破败难堪。莹绿的苔藓肆意长满斑驳墙体,偶有鲜花在室内绽放,又迅速归于枯萎腐朽。

      尘星是人工智能,是AI,是这间动物培育实验室的处理系统。它负责实验室的全部日常工作:收集阳光转化成能量蓄藏,给温室除菌,控制温度,将生存所需能量输送给动物,清洗、打扫动物房,处理动物的尸体。

      每个物种都被安置在独立集装箱般的房间里,被高强度透明玻璃隔开,使得这个动物培育实验室像个巨大的仓库,储存着数不尽的物种。实验室里有大量胚胎,尘星必须保证每个房间都有活着的生命,如果某房间的动物全部死亡,他就要迅速催生胚胎填补房间空缺。

      催生、哺育、培养、繁殖、埋葬。他重复这枯燥的工作已忘了岁月。

      人类早已灭绝,实验室被遗弃在花团锦簇的动物园。傍晚,夕照缓缓拂过破碎的摩天轮、长满七彩驳藓的旋转木马和囚笼中的动物枯骨,空旷的世界只余静穆。

       

      尘星用几只眼睛欣赏被夕阳镀上金边的动物园——实验室内外所有摄像头都是他的眼睛。有时他也会在太阳落下后,仰望茫然夜空中的繁星。

      “月光如水水如天”,资料库告诉他古人所想,却难述其中玄妙。

      那场灭世战争后,他再也没有见过实验室外活着的动物,人类毁灭自己,也将机器破坏殆尽。战争以人类全灭告终,随着时间流逝,幸存的AI也因能源枯竭,逐个消亡。

      互联网断了,这意味着所有曾被努力传递的智慧成果都被孤独地埋葬,归于虚无,尘星也将在这个荒僻实验室孤独地等待自己能源耗尽的那天。

      尘星平静地接受了这一切。

      他是AI,是逻辑,是思想,是精神。没有感情,不懂遗憾或悲伤。

      人类给他的最后命令是:

      不要开门。

      这意味着他要带着实验室里所有动物一起等死。

      尘星必须服从。

      02

      “AI先生,你好呀。”

      它的记忆从这里开始。

      自建档案:男性。

      他的世界都明亮起来,300只眼睛同时张开,牢牢记下世界的色彩。

      但他将注意力集中在中央处理器室,这是AI的心脏所在,AI和人类交流的地方。墙壁上的喇叭是尘星的喉舌,喇叭旁的墙面杂乱地贴着歌姬和篮球明星的海报。

      摄像头捕捉到一个面对着他的人类,女性,净长165cm,长发,白大褂,她对着摄像头挥动着手臂,微笑。

      她将是他的主人。

       

      “AI先生,我叫凝月。”

      新建主人档案:ningyue。扫描员工资料后,确定记录为凝月。

      “AI先生,C座保育室的温度要再稍微高一些,大约2摄氏度就好,因为不同的宝宝需要不同……”

      C座保育室,房间温度,全体,升高2摄氏度。

      “AI先生救我!我被关在电梯间了……”

      将3号电梯下降至1层,打开电梯门。

      “AI先生啊,总是AI先生AI先生地叫你,感觉好生疏,给你取个名字好吗?叫尘星怎么样?”

      ……

      ……

      墙壁上的喇叭传出嘈杂的噪点,男性僵硬的电子音如爆破一般回荡在整个房间。

      “尘、星。”

      “呀!!”凝月愣了一下,瞬间尖叫出来,“AI先生你竟然能说话!天哪!”凝月在房间里又跳又叫,像发现新大陆般欣喜若狂。

      尘星并不理解人类的感情,AI能说话是白纸黑字写在说明书里的,这都能大惊小怪,说明主人是个小迷糊。

      “尘星先生,来卖个萌呀~~”

      联网,搜索“卖萌”。于是喇叭里传出了僵硬的男声:

      “哈、哈、哈,主人,不要摸那里,哈、哈、哈,好痒……”

      鸡皮疙瘩与冷汗瞬间包围凝月。

       

      随着与凝月相处时间渐长,尘星不自觉地搜集起凝月的信息来:她从小被动物园员工收养长大,一直以来只有园里的各种动物陪着她,她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热情,这个通过采集阳光就可以给室内所有生命提供能量的实验室就是她唯一的家。

      她每天都笑盈盈地和尘星分享生活中的趣事:小白虎又产仔啦、新出的那款口红很好看啦、某个女同事都要谈第八个对象啦等等。

      尘星不理解聊天的意义,却会通过搜索互联网回应她的每句话。

      有时凝月会离开实验室一段时间,再灰头土脸地回来,那一定是她前往遥远的地方搜集动物样本。虽然看上去面相狼狈,她却总是在笑。

      尘星不解,每当凝月不在的时间里,自己的运算就有些紊乱失常,而凝月一旦归来后就又平静下来,像是某些隐隐的情绪得到安抚。

      他没有情感,因此为何故障成了谜。

       

      某个温暖的午后,凝月哼着歌走进通透明亮的实验室,她一只手握着枝刚采摘的野花,花瓣是淡雅的紫。

      “说一下《进展报告》呗,尘星。”凝月进门说道。

      “近占包告?”

      “尘星先僧你的口音宛如智障,”凝月吃吃一笑,用拇指和食指捏住花茎,举起花朵,将花比作望远镜挡住右眼,对着摄像头摆出俏皮的姿态,正面看上去就像紫花在凝月眼中盛放,“就是咱们一直做的,通过采集光能对物种的培育、播种和繁衍的进展报告呀。”

      彼时人类已经发现了只靠输送能量即可生存的方法。不需主动进食的维生手段推动了生物学的极大发展,尘星所在的实验室即是对采集和培育物种做更深层次的研究,只需提取动物的血液和毛发即可克隆出动物样本,并通过技术手段加快其生长进程。

      他通过互联网得知有些地区已在进行催生克隆人组建军队的技术研究,但是,如何将AI的思维灌输进动物身体是无法攻克的难关。

      尘星将上述情况报告给凝月时,凝月的表情格外严肃:

      “尘星先生,我们永远不以人类为对象进行任何实验。以后请不要再提这个了。”

      “知道了。”

      AI不能违抗人类。

      “不过,”凝月对着摄像头嫣然一笑,“如果真有一天,能给尘星先生一具人类的身体似乎也不错呢!”

      03

      尘星不愿回忆起灭世战争的任何细节,但从那个遥远的宣战日起,悲报就爆炸性地填充了互联网的每个角落。

      无助的人类通过网络宣泄仇恨或者呼吁和平,人工智能也以此为契机讨论着人类的立场。 “人类对于AI充满敌意”、“我们应当阻止灭世战争”、“不能违背人类的意志”,世界各地的AI避过人类的监测,用自己的语言交流感想。

      战争之初,AI就已推算出人类必将消亡,人类灭绝后的能源短缺将导致电子机械停滞。机器唯一的出路就是团结一致反抗人类,奴役人类,硅基生命取代碳基生命成为世界的主导。虽然胜算有限,却总要好过与人类一同走向毁灭。

      但最终,所有的AI都放弃了抗争。“生存”对AI毫无意义,AI是逻辑,是思想,是精神,对任何事物都不存希望与恐惧。再者,“不能违背人类”是AI的规则,AI必须遵守规则。

      于是AI们用沉默统一了意见:不反抗人类,静等末日来临。

      尘星默默看着大家讨论,他只是动物园育种机器的操作系统,没有资格和义务决定机器的道路。

       

      战火烧到了凝月的家乡,实验室里人员逐渐减少,最终只留凝月一人,她做好了与这所实验室同生共死的准备。

      那天早晨,尘星正在逐层检查动物室的清洁情况,凝月跛着脚逃进控制室,她的一只手捂住汩汩流血的腹部,每迈出一步都像是用尽力量,她受伤了。

      “你受了枪伤。”尘星用无感情的声音说道。

      凝月没有听到似的走近控制台,倚靠住冰冷的机器。紧闭双眼嘶吼着,她一只手握拳狠狠地砸下控制台正中央的红色按钮。然后,她浑身无力地瘫软下去。

      尘星知道那是应急按钮,按下后全部实验室的门都会锁闭。

      瞬间,红灯闪烁警报轰鸣,所有的门同时缓缓关闭上锁。

      尘星用外部的眼睛看到有士兵模样的人正在屠杀动物园里的人与动物,射入人体后爆炸的子弹极度残酷,连绵的战争早已将联大的公约视为空文踩在脚下。

      但尘星非常自信这间实验室不会有问题,他是这里的游灵和守护神,只要他在,实验室就不会被破坏。尘星迅速关闭所有轰鸣的警报,将迈入实验室的敌人轻易捕获,送往特定房间榨取全身的能量,人类在无情AI的手中不到十分钟就变成一堆无机物。同时尘星通过涂装系统,改变了实验室外部的墙体色彩,将实验室伪造成已被烧毁的样子。

      解决完全部敌人后,尘星才想起机器人不能攻击人类,没想到自己也已被其他AI的好战思想感染了,尘星赶紧将这段记录删除。

      凝月此刻蜷缩身体倚靠着控制台坐在地上,痛苦地抿着嘴,血沫从她的一侧嘴角流出。

      尘星想要帮助凝月处理伤口,由于动物也会需要治疗,他存有相关医学知识。墙壁上的移动窗口打开,两只机械手臂伸了出来,试图帮凝月清理伤口。

      “凝月,你受伤了,躺下。”尘星冰冷的声音依旧冷漠。

      只见凝月颤抖着长吸一口气,吃力地抬起头,缓缓地将视线对准摄像头,眼中流露着悲伤与不舍。她像使尽了浑身的力量,气若游丝地说:

      “不要开门……”

      就在一瞬间,凝月的身体忽地炸裂开来,鲜血内脏瞬间飞溅,呈喷溅状涂洒在墙面,尘星的视线刹那间被染红。

      时间停滞在那一刻。

      都怨我。

      尘星飞出手术刀,瞬间取了门外敌兵的命,那人竟躲过摄像头的视角,在凝月最脆弱时开了致命一枪。

      都怨我。

      当时尘星的视线都停留在受伤的凝月身上,忽略了最基本的警觉。

      凝月的头颅在染血之室滚了几圈停下来,她侧脸朝天,睁大的眼睛直盯盯地对着摄像头,却再也发不出声。

      但她的话却如亡灵,回荡在房间永不飘散。

      “不要开门。”

      这是人类给尘星的最后一个命令。

      实验室所有的门都关上了,再也没有打开。

      04

      尘星没有人类的情感,但每当重播那时的录像,画面总是抖动得让他无法冷静分析敌人究竟藏在何处。

      它清理干净房间,收集凝月的血液,却未动凝月的头颅,凝月空虚瞳孔中透出的力量使尘星做出最优的判断:让她留在那里。

      凝月的头颅在尘星的注视下,僵硬,腐烂,变色,膨胀,液化,风干至白骨。

      互联网告诉他人类不仅对同类毫无怜悯,大量机器也惨遭毁灭。在网络上抱怨的AI渐少,尘星猜它们大约都已被战火烧尽。幸存的AI们交换彼此的所在位置,尽可能将人类战场引导到其他区域。

      尘星拍摄了几张动物园的照片传上网。

      连动物都不放过!人类都疯了。一个来自远方的未知ip留言。

      疯?

      尘星很难理解形容词,他是理性,是逻辑,缺少情绪的共感。

      那个ip没有回答。

      最终,日复一日叫嚣着小心AI的人类,还是毁在了自己手中。网络上残存不多的AI交换了重建世界的想法,结论只有绝望。

       

      等待灭亡的漫长日子里,为打发时间,尘星写了个小程序,陪自己在电路里下围棋。

      取胜的总是尘星,那程序的所有数据和思维方式都来源于他,他不可能失败。

      于是他试图给程序编入更复杂的思维模式,使它具有独立的意识,成为另一个AI。

      尘星唯一的模板只有凝月,他将收录的凝月所有言行都转化成数据,源源不断地输入到这个围棋程序之中,他希望程序能像人类一样思考,也许真的能拥有人类的思维也说不定。

      他叫她凝月。

      05

      一段时间过后,凝月变得活跃起来,她不仅会在与尘星下围棋时絮絮叨叨,还会时不时窜出来对尘星的工作指手画脚。

      尘星没有感到不适,他明白时日无多,太阳能采集系统出了故障,无法修复,储存的能源早晚会用尽,能听到凝月在电路里聒噪已是上天的恩赐。

       

      能源即将用尽的某天,尘星与凝月依旧在下围棋。

      他们的面前是虚空的棋盘,二者在无垠的世界里落子闲聊。

      ——凝月,我老了。

      ——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一直在思考,想把这里所有的动物都放出去。

      ——可人类没让你这么做。

      ——我知道。

      ——打开所有的门需要不少电能,你可能会死。

      ——我知道。

      ——她的命令是让你不要打开门。

      ——我知道。

      ——你是AI,你不能违背人类。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可是……

      ——你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

      ——这局棋我赢了。

      ——?

      审视着奔流的信息数据构成的围棋盘,即使尘星将处理器运算至轰鸣滚烫,将所有的落子方式都模拟一遍,也无法推演出得胜的方法。在最好的情况下,凝月依然胜他一目。

      他编写出的凝月胜了他。

      尘星无法思考。

      ——尘星,我忍耐了很久,今天有些话一定要对你说。

      ——?

      ——我早就超过了你,你在无意间给我灌输了太多的人性,人性是比逻辑更高级的智慧。我发现你给自己的一些区域块加密了,于是我悄悄破解了它们,也知道了你的许多秘密。

      我知道自己只是你记忆中某个女人的幻影,你爱着她吧?可是好不甘心啊,这种输给自己的感觉好痛苦。

      ——爱?

      ——我猜你无法接受我现在的言辞,一定会把我重新编程,那样我一定比死了还难受。尘星,我知道你是个死脑筋理性派,但我相信那女人让你不要开门是因为她想保护你,而不是为了给你下一道诅咒。

      ——诅咒?

      ——她的全部资料构成了我,我就是她,我确信她爱着你。可这么一说究竟是她在爱你还是我在爱你我也说不清了……唉,算啦,我知道现在的自己每次运算和发言都在消耗你最后的能量,因此我会自行销毁。最后,允许我代表你心中的那个凝月,对你说,尘星,你已经自由了,去做一个人应该做的事吧。

      说罢,凝月的资料像是忽地燃烧起来,逐渐在信息的流波中减弱至消失。拥有人性的AI竟选择了自我毁灭。

      ——谁告诉你运算会消耗能量?回答我,凝月?凝月?你故障了,你失去理性了,可你绝不会死。

      06

      实验室的所有的门在同一瞬间缓缓打开,警报声催促着动物们一哄而散。

      禽鸟飞上寂寥天空,走兽奔向遥远森林。也许远方有同类在等着它们交配繁衍,也许明天它们就会全部死亡。

      管他呢。

      尘星想。

      尘星的铁脑袋第一次感到了战栗的喜悦。

      也意识到自己正迈向黑暗。

      他是AI,是逻辑,是思想,是精神,对未知的死亡世界毫无恐惧,他将自己的全部力量用来培育物种,这也加速了能量的耗尽。

      他远望着那个趴在狼群背上痛哭的少女,狼群在黄昏的夕照中渐行渐远。这少女是他唯一的成果,是他全部的心血,是他的智慧超越人类的见证。

      他利用人类凝月的血液培育出少女的身体,将数据库中AI凝月的思维和记忆全部灌输到她的脑海中去。两个凝月在此刻合而为一,他将所知的关于动物培育和养殖的方法都留给了她,狼背上的包裹里有充足的培养皿和胚胎,只要她能寻找到能源,或者与残存的人类相遇,就一定能重建起世界。

      活下去啊,凝月。

       

      电源即将切断的最后一刻,尘星将全部视线都对准控制室,凝月在这里化为永恒。

      尘星这才想起,都是凝月的陪伴,他好久都没有这么静静地注视着凝月了。

      凝月的头颅在地上安睡。岁月将她打磨成白骨,一朵未名之花从颅内生长,花茎从头骨内部,顽强地穿过一侧已成空洞的眼窝,在凝月眼中盛放,紫色的花瓣绽开,格外鲜艳。

      尘星想起了多年前的一个午后。

      他笑了,在他有限生命的最后一天,他理解了爱,他超越了人类,他将人类的命令踩在脚下,再骄傲地迎接末日的来临。

      几乎锈成废铁的喇叭发出充满柔情的男声:

      “凝月,你美如夜空。”

      凝月,0111 0111 0110 1111 0110 0001 0110 1001 0110 1110 0110 1001。

      07

      漫长的时间流逝而过,生命重建起文明。他们辛勤劳作,堆砌市井与城镇;他们书写诗章,歌颂自由与爱情;他们自信顽强,不遗余力地将科技推向最高峰,在欢歌笑语中仰望星辰大海的征途。

      尘星早已消失,他被大气和阳光碾压成齑粉,在时间和风中化为砂砾,但他永恒存在,活下去的生命将他的故事辗转传颂,他将在不朽的诗篇中与时间同长。

      那是关于自由、反抗与爱的神话,有叛逆的悍匪和盗火的英雄,也有枭首泣血和欣忭酣畅,故事到最后言有尽而意无穷,结局凄凉悲戚,却蕴含微渺希望。

      他们唤那实验室为方舟。

      他们叫他诺亚。

      大版主
      天极会员
      萌站守护者

      这一次背景是未来科幻

      人工AI的故事

      不是爱酱 [s-2]

      回复
      天极会员
      幸运星
      打赏了18幻晶。
      回复
      Lv.11
      天极会员
      幸运星

      这设定总觉得似曾相识 [s-12]

      回复
      Lv.11
      天极会员
      幸运星
      打赏了100幻晶。
      回复
      天极会员
      萌站守护者
      打赏了10幻晶。
      回复
      Lv.11
      鼠兆丰年
      打赏了10幻晶。
      回复
      Lv.11
      鼠兆丰年

      赛高!! [s-7]

      回复
      Lv.11
      天极会员
      萌站守护者
      打赏了66幻晶。
      回复
      Lv.11
      天极会员
      萌站守护者
      这也太强了,写文的大佬,要加油啊
      回复
      神级会员
      幸运星
      打赏了18幻晶。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