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版主
  • 小版主
  • 夜刀神天香
    夜刀神天香
    心美一切皆美,情深万象皆深
  • 暂没有数据

    推广成功+50幻晶和经验-10次/天

    小说 小说 关注:33 内容:117

    【百合向】她和她的花(六十八)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小说
    • 大版主
      天极会员
      萌站守护者

      【小说根据真实内容改编,已修改相关人名】

      【仅以此种方式纪念我前期过世的一位朋友】

      【希望她可以在另外一个世界不再留有遗憾】

      【百合向】她和她的花(六十八)

      68.七月

        炎热的夏天, 哪怕病房里有空调,总是躺着不动也会难受,而且身上难免出汗, 纱希躺了几天, 实在忍受不了,想要擦洗一下。

        

        她动一动就想吐的情况虽然比最开始好多了,但是还会头晕恶心,没办法独立完成擦洗任务,护工已经被辞退,她想擦洗只能让咲夜来帮忙。

        

        都是女孩子,还是这么亲密的朋友, 让她帮忙擦身似乎没有什么,而且这些天都是咲夜在帮她擦脸,可是……真的脱了衣服坐在病床上等着咲夜帮忙擦背的时候, 纱希又觉得有些不自在。

        

        大概是因为身上那些伤, 她想。

        

        那时候正雄虽然没有对她动刀, 但打了她的脑袋,脸上有淤青, 身体上当然也是有的,她的肚子和脚都被踹了。

        

        咲夜还是第一次完整地看到她身上这些伤, 原本的一点尴尬局促, 已经全部消失, 不太敢下手去擦。

        

        关着门,拉着帘子, 外面还有人说话的声音, 纱希坐在床上抱着膝盖,咲夜撸着袖子给她擦背, 那背上有很大的一块淤青,原本白皙的皮肤显出一种狰狞的模样。她小心地用打湿的毛巾轻轻擦上去。

        

        “背上,也是被他打的吗?”

        

        纱希的声音闷闷的,“不是,是我自己撞的。”当时为了弄出动静,她去撞了那个沉重的大理石餐桌。

        

        听到纱希解释,咲夜又问她,“那你背上这样了,晚上不会疼吗?是不是因为疼才睡不着?”

        

        纱希:“有点,不是很疼。”

        

        咲夜认真建议:“趴着睡怎么样?”

        

        纱希有点无语地扭头看了她一眼,她也不抱着膝盖遮什么了,直接转过来,露出腹部。

        

        咲夜眉头紧锁:“这里怎么也有伤?”

        

        纱希去拿毛巾,“好了,前面我自己擦。”

        

        咲夜不放:“你乱动会头晕。”

        

        纱希:“你不觉得尴尬吗?”

        

        咲夜:“……都是女孩子。”

        

        纱希:“那你倒是不要脸红啊。”搞得她也忍不住跟着脸红。

        

        咲夜:“……你先转过去吧,我给你擦手。”

        

        纱希扭过头,又觉得一阵头晕,忍不住扶了扶额头,把脑袋磕在膝盖上。她心想,既然也会尴尬,就不要勉强自己吧,其实她慢慢来,自己擦一擦还是可以的。

        

        其实想想有点奇怪,先前她们还一起洗澡泡温泉了呢,但是现在就她们两个,在这擦身,就莫名觉得窘迫起来。

        

        最后还是纱希自己擦了剩下的一些地方,咲夜去换水,对着厕所里的小镜子,懊恼地用锤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无声质问自己,“你脸红什么!”把眼镜也不小心弄歪了,又抬手整理好。 

        

        擦完澡果然舒服了一些,纱希感觉心情也稍微好了一点。咲夜打开房门,重新拉开帘子,在她身边坐下,两人对视了一会儿。

        

        纱希在一种莫名绷紧局促的气氛中开口:“我这几天都没看到你做题。”

        

        咲夜有点诧异:“你想看我做题吗?”

        

        这什么脑回路,纱希无语,她是希望同桌别再盯着她看了,她已经好多了,不用看这么紧。

        

        纱希:“我是怕你好几天不学会退步。”

        

        咲夜竟然还认真解释:“一般来说,知识掌握得比较牢的话,几天不学不会导致成绩退步。”

        

        纱希:“……”感觉不是她脑震荡,是咲夜脑震荡了,怎么比先前反应还迟钝。

        

        她拉起被子盖在脑袋上,不太想说话,咲夜愿意看就看吧。结果刚盖上薄薄的一层被子,就听到咲夜的笑声。她又迅速把被子拉下来,看她,“你刚才在逗我玩吗?”

        

        咲夜只是笑,有些开心。

        

        她觉得纱希好像在慢慢恢复了,她又会和她说话开玩笑了,这让她也觉得开心。

        

        其实晚上,纱希还是偶尔惊醒,或者失眠,咲夜也睡得比较少,会和她聊聊天,两人说一些漫无边际的话题,就像从前在寝室里那样。

        

        纱希现在看手机还会头晕,所以咲夜还负责给她读久惠她们在群里给她发的慰问以及一些关心的骚话——有些话,写在手机里,用文字传播,就没什么感觉,但是让咲夜念出来,说“纱希我不能没有你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爱你宝贝”诸如此类的话,真的还挺让人不好意思的。

        

        纱希绷着脸听着,听咲夜用一种不自觉的朗读语文课文的语气念这些。

        

        终于她忍不住了,摸到了手机,打字头晕,打到一半转去语音,闭着眼睛语音一条:“不要再发这种肉麻的话了,你们收敛一点。”

        

        可是,所谓朋友就是一种很欠打的生物,听纱希这么一说,群里几个关心她的人,立刻打了鸡血似的,疯狂发一些更肉麻的话,显然是网上找的,纱希觉得看一眼都眼睛疼。

        

        “好了,她们的关心我收到了,不要再读她们的话了,真的还不如读课文。”纱希说。

        

        咲夜赞同:“嗯,读课文挺好的。”

        

        她不是读课文,是背课文。先给她背《琵琶行》。

        

        纱希:“这我也背得出来。”

        

        咲夜:“啊,对,但是你只背得出来这个吧。”

        

        纱希:“……”啧,这人怎么说话的?

        

        咲夜又笑起来:“我发现,如果是课文你就很难背得出来,但是如果它们变成了歌词,你就背得很快,所以,不如你把要背的课文全都当成歌词唱出来吧。”

        

        纱希:“哈?”

        

        虽然她脸上写满了“这个学霸在说什么怪东西”的无动于衷,但心里已经不自觉地,开始试着用自己熟悉的调子去套课文,并且在脑海里试着哼哼出来了。

        

        咲夜看她面无表情好像没什么反应,还以为她是不喜欢她这个建议,结果去打饭回来,走到门外就听到屋里纱希在哼哼歌,用课文。

        

        她在门外一手捂住上扬的嘴。不能笑不能笑,至少不能笑出声。

        

        她轻手轻脚退出去几步,又加重力道踩出脚步声,房间里面的声音果然瞬间消失了。

        

        “就那个病房的女孩子啊,之前警察不是来来去去吗,好像听说她爸杀了人,杀了个女人还有孩子,丧心病狂啊!”

        

        “是啊,就这个女孩子刚送来的时候我还看到过,说是亲眼看到了杀人现场。”

        

        “哇,这不会落下心理阴影吗?”

        

        纱希站在走廊里,听到这样的讨论,有那么一瞬不知道要不要往前走,咲夜在她身后,轻轻推了她一把。纱希往前走,手被咲夜拉住。

        

        她扶着她,安静地走过那几个护士身边。

        

        走出去没多久,听到身后骤然安静的几个护士姐姐发出懊恼的低声怒吼:“啊啊啊草啊被人家小女孩听到了!”

        

        “这也太尴尬了!”

        

        咲夜拉着纱希的手,扶着她往前走,两人走进电梯。电梯里只有她们两个人,两个人一个穿着蓝色条纹的病号服,一个穿着普通的T恤裤子,影子倒映在光滑的电梯墙壁上。

        

        纱希这是第一次起身离开病房,因为身体情况已经好转了很多,咲夜也是看她在床上躺着难受了,才准备扶她去楼下走走。

        

        纱希的手一直就是凉凉的,夏天也是这样。咲夜拉着她没放,两个人就这么慢吞吞下了楼。住院部这边底下有个小花园,也有些病人在下面走着,身边都是陪着亲人或者护工,像纱希和咲夜这个年纪的小女生比较少见。

        

        这边楼下有一大丛的月季,开着红花,纱希走一会儿累了,就坐在开月季的花坛边上,咲夜就坐在她身边,这时才放开了手。

        

        咲夜:“头晕吗?”

        

        纱希:“还好。”

        

        咲夜起身去拿个水的功夫,回来就不见纱希了,下面这小花园也就这么大,纱希去哪了?她站在那四处张望,对面一个老太太笑起来,朝她指了指花丛后面,咲夜这才注意到花丛缝隙里露出来的一角衣服。

        

        她弯下腰,勾起沉甸甸的月季花枝,看向另一边坐着的纱希。

        

        “你躲在这里干什么?”

        

        “不是躲,是太阳太晒了。”

        

        花坛另一边的狭窄缝隙,被墙面和花丛挡住了,形成了一块小小的半封闭空间,咲夜也坐进去,看到纱希手上拿着一朵花。

        

        她若无其事地把手上的花放到了一边的树丛里。

        

        咲夜假装没看到,给她倒水:“来喝水。”

        

        这里是个好地方,空气里带着香气,不像病房和走廊里总有股特殊的味道。又晒不到七月的太阳,但是抬头就能看到七月的天空,是难得的晴朗,城市里很少能看到这样湛蓝的天空。

        

        两人在这坐了很久,直到雅美老师照例来探望,没见到两人,打了电话来。

        

        雅美老师带来了水果和问候,以及咲夜的作业。

        

        “纱希受伤,需要好好休息,老师就特批你暑假作业不用做了,好吧?”听雅美老师这么说,哪怕纱希心情再郁郁,也有种来自于学生本能的快乐。

        

        雅美老师一走,她摸出手机,在寝室的群里发了个语音,“雅美老师说,我暑假作业不用做了。”

        

        咲夜:“……”不用做作业竟然这么快乐吗?

        

        先前被她们听到在八卦的护士姐姐来查房,圆圆的脸上露出个不好意思的笑,给她们的小桌上放了酸奶豆糕巧克力和两个大苹果。

      神级会员
      萌站守护者
      打赏了10幻晶。
      回复
      Lv.11
      鼠兆丰年
      打赏了10幻晶。
      回复
      天极会员
      幸运星
      打赏了18幻晶。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