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版主
  • 小版主
  • 夜刀神天香
    夜刀神天香
    心美一切皆美,情深万象皆深
  • 暂没有数据

    推广成功+50幻晶和经验-10次/天

    小说 小说 关注:33 内容:117

    【百合向】她和她的花(六十七)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小说
    • 大版主
      天极会员
      萌站守护者

      【小说根据真实内容改编,已修改相关人名】

      【仅以此种方式纪念我前期过世的一位朋友】

      【希望她可以在另外一个世界不再留有遗憾】

      【百合向】她和她的花(六十七)

      67.病房

        纱希又睡了过去, 咲夜觉得她其实根本还没清醒,浑浑噩噩的,一句话都没说过。

        

        纱希家里发生了什么, 雅美老师去做了详细了解, 咲夜也从雅美老师那里知道了。纱希的爸爸报复杀人,杀害了他的情人以及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

        

        “纱希应该是从学校回去的时候刚好撞破这件事,被她爸给控制住了,还好她爸一开始没想杀她,后来要动手又刚好被邻居发现了,还好有惊无险……这孩子,真是难为她了, 希望她能调整好心态。”

        

        咲夜坐在纱希对面的空病床上还没有入睡,夜已经深了,但医院的夜晚并不安静, 门外总是有脚步声和说话声。

        

        床脚的一盏灯散发着朦胧幽微的光, 那光照的周围的一切都冷冷的。她向雅美老师提出在这里照顾纱希, 所以这里就只有她和纱希两个人。

        

        白天听了雅美老师和那个警察的话,咲夜有点睡不着。纱希还在睡着, 她一直睡着,睡着的样子非常安静, 黑色的头发散在枕头上, 面无血色, 脸上有淤青,包着纱布。

        

        纱希当时遭遇了什么?听说她和她爸以及那两具尸体待了两天, 这段时间里, 她会有多恐惧?咲夜只要想一想,就觉得不寒而栗。

        

        杀人这种事, 大部分人也只有在各种新闻里面听说过,谁都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边,但这种意外真实发生了,就发生在纱希的眼前。

        

        虽然是放假,但是久惠她们也听到了消息,跑到医院来探望,可惜的是纱希清醒的时间不多,她大部分时间都闭着眼睛,而且人多,围着她说话,她会表现得很难受。

        

        久惠她们离得不近,都是来了又走,之后就在手机上联系咲夜,询问她纱希的情况,就连瑠美还有她妈妈仁美阿姨都风尘仆仆来了一趟,仁美阿姨还带了保温桶,给她们做了点粥。

        

        纱希的状况一两天后就开始好转,清醒的时间多了起来,她只在最开始看到咲夜的时候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后来医生和雅美老师她们偶尔问她话,她也会简略回答,不主动说话,也不主动问问题。除了看上去比从前沉默点之外,她的心理上好像没什么太大问题。

        

        “应该是太难受了所以不想说话吧,不是脑震荡吗,会头晕恶心。”

        

        看到手机上瑠美的回复,咲夜仍然是不能放心,她总感觉纱希现在特别难受,又不知道该怎么让她好受一点。

        

        “就是这里啊?”一个踩着高跟鞋的女人忽然在门外张望,她看见病床上的纱希,哒哒哒走了进来,安静的房间里一下子充满了她高跟鞋踩踏地面的声音。

        

        女人长得很漂亮,穿着打扮也非常靓丽,她一来,站在病床边上对纱希说:“妈妈这些天去度假,手机都关了没收到消息,所以现在才来,你没事吧?”

        

        竟然是纱希的妈妈?纱希很少说家里的事,基本上也没提起过她妈。咲夜曾见过纱希的爸爸一次,那次她对那个人就没有好感,现在这个纱希妈妈,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况。

        

        她站起来拿杯子倒水。听到纱希妈妈在那抱怨说:“这也太吓人了,我刚听到吓了一跳,正雄那男人真的有毛病,我早就觉得他哪一天肯定要杀人……”

        

        铃子女士过来是在上午,快要到中午了。女儿受了伤住院,作为妈妈似乎应该留下来照顾,但她没有这个意思,看了一会儿纱希,自顾自说了一会儿纱希的爸爸,就说:“妈妈挺忙的,不能照顾你,我给你找个护工帮忙好吧。”

        

        “随便你。”从她进来开始说话,纱希也就只对她说了这三个字。

        

        接下来这对母女好像就没话可说了,铃子不好现在就扭头走人,她叫的护工都还没到呢,于是自顾自找了个地方坐下。咲夜把一杯水放在她旁边,这个时候她才注意到咲夜,有点奇怪,“你是?”

        

        咲夜:“纱希的同学。”

        

        铃子:“哦,你来看她啊,你坐,你和纱希说话吧。”她说完开始低头看手机。

        

        纱希似乎对这样的母亲习以为常,都没多看她一眼,咲夜坐回原处,其实她这两天也很少和纱希说话,纱希不太愿意开口。

        

        中午咲夜准备去医院食堂给纱希打点粥回来,铃子很热情地摆摆手,“我订一些让人送过来就行了。”

        

        她是纱希的妈妈,在这里照顾纱希比她更名正言顺,咲夜又默默把饭盒放了回去,等着铃子订饭菜。饭菜很快就到了,她是个喜欢享受的大方人,订的饭菜有荤有素,很大一个包装食盒,在房间里一拆开,满是饭菜香味。

        

        “病了多吃点营养的,这个肉汤可以喝一点……”铃子话还没说完,一直很安静的纱希忽然从床上挣扎着坐了起来,扶着病床扶手呕吐。

        

        病人呕吐的时候,样子实在不怎么好看,铃子几乎是下意识皱了皱眉,有点嫌弃地放下了手里的饭菜,觉得没有胃口了。咲夜反应更快一点,抢上去递垃圾桶和水漱口。

        

        从她来照顾纱希这两天,她还没见过纱希这么大的反应。她趴在床边,看上去好像什么都吐不出来了,但还是不停干呕着,呕得撕心裂肺,看上去狼狈极了。咲夜看见她好像要摔下床了,连忙半抱着她让她把大半身子靠在自己身上,免得她脱力栽下床去。

        

        铃子还站在原地,“这是怎么了,突然吐成这样,不舒服叫医生啊。”

        

        咲夜忙乱中抬头看了她一眼,“应该是受不了这个肉,阿姨你把这些拿出去吧。”这两天她都是给纱希喝点清粥清汤,就是怕她受不了油腻,结果她反应比她想的还要大。

        

        桌上酱色的肉块才刚刚拆开,血一样的浓郁汤汁包裹着肉块。

        

        铃子随便收拾了下把袋子提出去,咲夜感觉纱希没有再吐了,就给她拿了毛巾擦脸和嘴。可是很快她察觉到不对,纱希伏在床边,靠着她,整个人都在颤抖。

        

        最开始是细碎的呜咽,后来声音慢慢变大,好像再也压抑不住,就这么突然爆发了,不知道被触中了哪个点,纱希忽然间大哭起来。

        

        她不知道是为什么哭,可能是为先前那一场遭遇感到后怕,可能是因为她爸给她带来的阴影,可能是这个并不亲近的母亲,也可能是因为身体不舒服。但是,这一切都太令人难过了。

        

        咲夜坐在床边抱着纱希,女孩子纤细的身体因为痛苦而颤抖,她感觉眼睛一酸,差点和她一起哭了出来。她知道纱希太难受了,难受的不知道怎么发泄。

        

        纱希很骄傲,要想看她哭多难啊。可现在呢,她紧紧拽着她的衣服,情绪激动,哭着哭着还狠狠掐着自己的手。咲夜抓住她的手,把她藏在自己怀里,另一只手不断地抚着她的后背。

        

        “好了好了……没事了,好了……”

        

        在这混乱过后,铃子站在门口说了声先走了,人就很快离开了,倒是她找的那个护工,一个中年女人在这边待着。但是其实纱希这边并没有太多事,偶尔擦脸,打饭盛粥都有咲夜干了,护工乐得在这偷懒,只偶尔扫扫地,其他时间都不见人。

        

        纱希哭过一次后,看上去反而更好了些,说的话更多了点,她主动对咲夜说:“你回去吧。”

        

        咲夜没有答应,她问她:“我回哪里去?”

        

        纱希就沉默了,她动了动唇,眼睛忽然又红了,“你在这耽误时间。”

        

        咲夜:“你不舒服,我留在这照顾你。”

        

        如果她真的不舒服,和她不熟悉的护工在这里,纱希一定不会说的,她宁愿自己忍着,咲夜不放心。她照顾过病人,小时候还照顾着卧病在床的母亲。病人都是很痛苦的,而心理上的痛苦可能比身体更甚。

        

        纱希没有再让她走,但是辞退了那个不做事的护工。她妈也没管这事,反正她来过一趟看了她,就算尽到义务。

        

        病房里大部分时间还是只有她们两个。

        

        “你想听歌吗?”咲夜主动问她。

        

        纱希:“……听着头晕。”

        

        不管是激烈的还是舒缓的音乐,用耳机听还是外放,她都觉得听着头晕,这是脑震荡的后遗症。药效过后,她甚至开始失眠。

        

        那一场突然的大哭,好像让她恢复了感知,但是伴随而来的就是各种各样的情绪,脑子里东西太多了,只要躺下去就是泥沼一样的连连噩梦。

        

        她从短暂的梦中惊醒,梦里她没有被她爸杀死,反而是她用刀杀死了她爸,但是死了的人又回来了,不管她去哪里都跟着她。

        

        咲夜早在她惊醒的时候就也跟着醒了,她在这边睡觉很轻,有点动静就会醒来。见到纱希坐起来,捂着脸发出细细的吸气声,她过去跪在床上,像先前一样抱着纱希。

        

        “做噩梦了?”

        

        纱希没回答。

        

        她过一会儿抬起头,重新躺回去。咲夜不走,就坐在她旁边。

        

        纱希看着对面白色的墙壁,说:“他一定会被枪毙。”

        

        她是在说她爸。

        

        “我恨他,我上初中就恨不得他去死。”

        

        她那时想,她爸要是不死,她就去死算了。很奇怪,十三四岁的初中,身边的同学都快快乐乐忙忙碌碌,只有她,脑子里有着这样的念头。

        

        “……我好怕他。”

        

        在遥远的记忆里,她还是小小一个的时候,曾经坐在她爸的怀里。那时她抬起头还看不到桌子,伸出两只手才能摸到桌子边缘,坐在她爸身前,占着他椅子的一小部分。她爸在打牌,手在桌面上来来回回,她就仰头看着。男人嘴里叼着烟,烟灰不小心掉在了她的脑袋上,那男人顺手用手指擦掉了那一点烟灰。

        

        更多的,是不好的回忆。

        

        ‘你再瞪?你再对老子瞪眼?’这一句话接下来就会是一个耳光。

        

        是无数个巴掌和拳头,最后是刀。

        

        “他那天向我走过来,我就很怕……”

        

        咲夜抬起手,温暖的手掌捂住了她的眼睛。她慢慢躺下去,靠在纱希身后。

        

        她真希望,纱希这一辈子,都再也不要有这样哭泣的时候。

      Lv.11
      幸运星
      打赏了10幻晶。
      回复
      天极会员
      幸运星
      打赏了18幻晶。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