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版主
  • 小版主
  • 夜刀神天香
    夜刀神天香
    心美一切皆美,情深万象皆深
  • 暂没有数据

    推广成功+50幻晶和经验-10次/天

    小说 小说 关注:33 内容:117

    【百合向】她和她的花(六十六)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小说
    • 大版主
      天极会员
      萌站守护者

      【小说根据真实内容改编,已修改相关人名】

      【仅以此种方式纪念我前期过世的一位朋友】

      【希望她可以在另外一个世界不再留有遗憾】

      【百合向】她和她的花(六十六)

      66.没事

        咲夜来到东山市的第二天, 这里就下了雨,因为临近千叶市,两个地方的气候差不多, 环境也相似, 只是东山市这边没有千叶那么多的植物,那些高楼大厦也更单调一些似的。这里下雨的气味也和千叶不太一样。

        

        她在这里没有认识的人,竞赛还没开始,就只能待在宾馆里,她是最能沉得下心做自己的事的,外面走廊上有其他学校的学生们在走动交谈,她也还是待在房间里看书。

        

        只是外面忽然下了雨, 雨雾蒙蒙,她就突然想起了纱希,拿出手机给她发了个消息。她拍了一张外面雨中的大楼发过去, 但是那边过了好一会儿还没回。

        

        咲夜看看时间, 心想, 她是不是还没起床呢?如果这个点没起床,那今天肯定是不吃早餐了。也可能起来了, 但是在玩游戏,玩起游戏, 她偶尔会不记得给人回消息, 或者也可能是她昨天刚回家, 心情不太好,就不想理人。

        

        她其实就是担心纱希回家又和她爸闹矛盾, 每次纱希回家, 她都有点担心。把手机放在练习册边上,咲夜一边等待消息, 一边继续写题。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那边还没有回,咲夜又发了个消息过去,“吃晚饭了吗?”

        

        仍旧是没回。

        

        看来纱希确实是心情不太好。

        

        昏暗的客厅里,被丢在一边的手机又忽然亮了,无声地显示着新消息,但是无人理会。

        

        被绑在桌脚上的纱希昏昏沉沉,头晕欲呕。她已经被绑在这一天一夜了,喉咙又疼又干,脑袋尤其疼,一动就想吐,因为昨天被她爸激动之下给打了,重重砸在桌上。

        

        和这些相比,一天一夜没吃没喝的干渴饥饿似乎都不算什么了。

        

        屋子里满是烟味,有些呛人,和还没完全散去的血腥气混杂在一起。

        

        她爸正雄也一晚上没睡,他一个人收拾了很久,清理干净血迹之后,就开始坐在那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抽得很凶,屋子四处的窗户全都关得紧紧的,窗帘也全拉上,没有透气的地方,屋内的烟气久久不散。

        

        “妈的!他妈的!我本来没想杀她的,谁知道她那么简单就死了!”

        

        “臭婊.子!她就是该死,我有什么错!”

        

        那边的男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怒骂,好像只有这样反复无常地发疯骂人,他才能宣泄自己心里的恐惧和慌张。

        

        那装了尸体的袋子被塞进了冰箱里,因为不能完全塞进去,还露了一点在外面,冰箱门也没能关上,半开着。从那里面溢出的冷气,缠绕在纱希身上,明明是炎热的夏天,她却觉得自己好像浑身都冷得快没有知觉了。

        

        她会死吗?纱希忍不住想。想到自己可能会被这个濒临疯狂的男人杀死,或者被他绑在这里饿死,纱希心里除了恐惧,竟然还有一点隐晦的解脱感。

        

        然后她就想起了咲夜。

        

        还有久惠瑠美裕香她们。

        

        那边正雄不知道做了什么决定,终于站了起来,他拉开了一角窗帘,神经质地往外看。夕阳的光从窗帘缝隙钻进来,落在纱希脚下。这黄昏的光很像是那天她在教室录歌的时候。

        

        她刚想到那首歌,就听见了歌声。是她的铃声。

        

        虽然对于朋友们到处炫耀的行为感到羞耻,但她其实很喜欢这首歌,在发现咲夜把这首歌设置为铃声后,她也好像克服了那一点不好意思,悄悄把它设置成了铃声。

        

        正雄正准备去拖冰箱里的黑袋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他整个人几乎是跳了起来,大骂了声,快步找到纱希落在客厅袋子里的手机,抬脚又踩又砸,那声音于是终于消失了。

        

        另一边,始终没人接电话,最后干脆被挂了电话,咲夜都忍不住想,自己是不是有点烦人了?说不定纱希就是不高兴不想理人呢。

        

        那就明天竞赛完再给她发消息吧。她放下手机。

        

        手机被砸成一块破烂,正雄坐在沙发上喘了几口粗气,忽然又听到门口有人敲门。

        

        “咚咚咚——有人吗?”

        

        是不认识的男人声音,那声音在外面喊:“屋里有人吗?”

        

        另一个女人的声音说:“怎么回事,没人应啊?小泽这个时候应该带着孩子在家的呀,刚才不还有声音吗?”

        

        这下子纱希听出来了,这是他们隔壁的邻居,她从前经常能看到这家人的爸爸带着孩子在外面玩球、散步、骑车。正雄神经质地狠狠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非常紧张地看着门口。

        

        纱希心跳得很快,她看着正雄神经质抖动的背影,忽然鼓足了力气,用尽全身力气往后一撞。沉重的大理石餐桌被移动,和地面摩擦,发出一声尖锐的重响。

        

        “啊,我就说屋里有人!”门外的夫妻听到了这个声响,妻子说道。

        

        屋内正雄怒不可遏,他忽然爆发,大喝了一声:“滚,别在我家门口烦人!”

        

        门口就没声了,那对夫妻大概听出来这屋主人的凶恶,没有再说话,脚步声匆匆远去,隐约还有小声的抱怨。

        

        听到他们离开,正雄猛然转头,面色阴沉凶狠地看向纱希,“你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你想害你老子是不是?”

        ……

        

        东山市的雨下的非常大,明明是上午九点多,天却昏暗得很。咲夜从宾馆打着伞上车的时候,身上都打湿了一些,脚上的鞋几乎是瞬间被地上的积水给浸透。

        

        咲夜坐在车上等着出发去参加竞赛,雅美老师刚走下旅馆的大门,好像是手机突然响了,她停下脚步站在台阶上接电话。瓢泼大雨遮盖了许多声音,咲夜透过雨幕,看见雅美老师脸上露出惊愕的神色,她说的什么却听不清晰,但咲夜隐约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纱希的名字。

        

        坐上了车的咲夜又重新撑开伞淌着水跑回到了宾馆大门,她还没来得及问雅美老师怎么了,雅美老师就已经挂上了电话,满脸严肃地跟她说:“老师可能现在要坐车回去千叶,咲夜,你一个人坐车过去竞赛行不行?”

        

        咲夜一下子紧张起来,不是为了竞赛紧张,而是为了刚才那个隐约听见的名字,她又想起没人回的消息和没人接的电话,心中生出不好的预感。

        

        她脱口问出:“雅美老师,是不是纱希出事了?”

        

        雅美老师诧异,又苦笑无奈地揉了揉额头,她知道这事是瞒不过去了。咲夜和纱希关系那么好,听到这个消息,估计也不能专心竞赛。

        

        “是纱希,她家里发生了一点事情,比较复杂,她现在人在医院。咲夜,老师是希望你能安心在这边竞赛,这些事有老师去帮忙处理……”

        

        咲夜:“雅美老师我跟你一起回去,现在就走!”

        

        最终这场竞赛还是放弃了,雅美老师觉得可惜,毕竟咲夜认真准备了这么久,临门一脚放弃总是可惜的,但是咲夜自己似乎不觉得,她满脸担忧,心急得不得了,心思已经完全不在竞赛上面了。

        

        回到千叶市,雅美老师连家都没回,直接带着咲夜去了医院。她是一位很负责的老师,这事和她这个老师其实没有太大关系,但是警察电话打到她这里,涉及到她的学生,她二话不说就赶来了。

        

        与之相比,纱希的生母铃子女士那边,过了一夜了,连电话都没有人接,所以医院的病房里,除了一个女警察,没有其他人在。

        

        病人安静地躺在床上,额头缝了针包扎过,脸颊肿起来,放在被子上输液的手也满是伤口,有些触目惊心。

        

        咲夜走进病房,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她走到床边,雅美老师则和留在那的女警察交谈起来,两人走到门外,咲夜一边看着病床上的纱希,一边听着外面的说话声。

        

        “……她父亲杀人……邻居报警,刚好阻止了…动手……现在人已经被抓起来……这个孩子没人管,母亲那边联系不上……”

        

        咲夜抬手取下眼镜,擦了一把眼睛,坐在床边,小心把手搭在纱希细瘦的手腕上。她的脉搏还在缓缓跳动,咲夜张开手握住。

        

        纱希没有反应,她昏昏沉沉地躺着,一动不动。

        

        “她昏睡着会比较舒服,醒来的话,因为中度脑震荡,可能会头晕胸闷恶心想吐……”医生也来了一回,都是雅美老师在忙前忙后,咲夜跟在后面听着,把要注意的事都记下。

        

        纱希晚上时终于醒来了,看到床边坐着咲夜,还有些恍惚。也就两三天没见,但是总觉得好像已经过去很久了。

        

        “唔——”

        

        各种糟糕的记忆和身体上的不适全部涌了上来,稍微动一动,纱希就感觉自己要吐了。

        

        但是因为很久没吃东西,只吐出来一点酸水。

        

        “难受就不要说话了,躺着别动,我去找医生来,没事了啊。”咲夜给她擦拭整理了一下,匆匆跑出去。

      天极会员
      幸运星
      打赏了18幻晶。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