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版主
  • 小版主
  • 夜刀神天香
    夜刀神天香
    心美一切皆美,情深万象皆深
  • 暂没有数据

    推广成功+50幻晶和经验-10次/天

    小说 小说 关注:33 内容:117

    【百合向】她和她的花(六十五)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小说
    • 大版主
      天极会员
      萌站守护者

      【小说根据真实内容改编,已修改相关人名】

      【仅以此种方式纪念我前期过世的一位朋友】

      【希望她可以在另外一个世界不再留有遗憾】

      【百合向】她和她的花(六十五)

      65.惊变

        在暑假来临之前, 考试前夕,纱希那个上传到某站的翻唱视频,已经有了百万点击, 收藏点赞量都很可观, 直接进入了活动页面的榜单首页,最后果然拿到了第二名——第一名是一位老牌翻唱歌手,自带粉丝百万,纱希这么个只发了一个视频的新人能打败那些粉丝十几万几十万的翻唱,夺得第二名,已经是一个奇迹。

        

        这么个半途冲出的黑马,因为被漫画原著作者转发点赞, 又因为这部番剧的火热,也跟着火了一把。裕香每天把纱希翻唱的版本在寝室里播放,久惠还暗搓搓在晚自习的时候放给大家听, 这样的公开处刑, 纱希坚持了几天下来, 感觉自己脸皮都变厚了。

        

        “她们有必要吗?天天放天天放,瑠美还做了手机铃声, 她们每天听都听不厌的吗?”纱希忍不住和唯一一个正常人,自己的同桌咲夜抱怨。不管其他人怎么疯, 咲夜还是一心学习, 宠辱不惊, 和她们就是不一样。

        

        咲夜安慰她:“过段时间就好了,她们现在是比较激动。”

        

        纱希:“可是走到哪里都听得见!”高兴也不能说不高兴, 可是这么大张旗鼓她真的不喜欢, 搞得班上一些同学和老师都知道了,总拿她打趣, 也太尴尬了。

        

        忽然,一阵歌声响起,又是纱希无比熟悉的那首由她自己翻唱的歌曲。

        

        纱希瞬间条件反射四处寻找,看到咲夜默默掏出手机接电话,“喂,你好……流量套餐?不好意思,不需要,嗯嗯,不需要,好的,再见。”

        

        她挂掉电话,对上纱希复杂的神情。

        

        纱希:“为什么,连你都把来电铃声改成这个。”因为咲夜基本上没有人给她打电话,她竟然一直都没发现。

        

        咲夜有点尴尬地笑笑,“因为,确实挺好听的。”

        

        活动主办方联系了纱希,纱希提供了裕香的地址,接下来就等着他们寄出奖品了,裕香心愿达成,离校之前请整个寝室的朋友大吃了一顿。这次路芝也在,她虽然不经常参与宿舍活动,但和其他人相处也不错。

        

        席间大家谈论起暑假的话题。

        

        “这个暑假你们要干嘛呢?”

        

        “还能干嘛呀,待在家里呀。”

        

        “下半年回来就要升高三了,不趁着这个暑假玩一玩?”

        

        “去哪玩啊,大热天地,我感觉千叶这边夏天越来越热了。”

        

        “咲夜你暑假还是要去打暑期工吗?”

        

        “嗯,对。”

        

        “我也想去了!你要做什么呀?”

        

        咲夜看一眼纱希,回答说:“还不确定,我要先和雅美老师一起去东山市参加一个竞赛,回来后再说。”

        

        她之前是想和去年暑假一样,继续去奶茶店帮忙,毕竟已经熟悉了,但是纱希也想打暑期工的话,她就想再找找其他的事,两个人在一起干活,万一纱希不习惯,她还能帮一帮。而且,两个人在一起工作,暑假也能一直见面了,这样挺好。

        

        纱希和她约好,等她从东山市回来,两人再一起去试着找找暑期工作。

        

        不过,这几天,纱希就不得不先回家去住了。暑假学校照例是封校,不允许学生留宿,咲夜暂住在雅美老师家中。

        

        “我走了大家~下学期再见~”

        

        “暑假多联系,离得不远我们暑假也可以一起约出来聚一聚的嘛~一起写作业啊。”

        

        “一起玩可以,一起写作业不行。”

        

        “避暑可以去我家的旅馆,柠檬旅馆,夏天我们那可凉快了!”

        

        “咲夜,你找好了工作记得跟我们说一声。”

        

        几个朋友互相告别,各自回家,裕香又把那首歌拿出来放了。高二下学期,以这样一首青春的歌作为落幕,还算圆满。

        

        纱希最后一个离开,对咲夜摆摆手,“我走了。”

        

        咲夜也摆摆手,“我过几天回来了就去找你。”

        

        ……

        

        纱希又是很久没回家了,上次回家,她还看到后妈抱着小弟弟笑的得意,这次回家,估计要看着她们一家三口相亲相爱,想想还挺腻味的。

        

        她不太想那么早回家,特地在外面晃荡了许久,还在外面吃了个晚饭——她不想和他们一家三口一起坐在桌上吃饭。

        

        快天黑了她才来到家门口。隔壁都已经亮起了灯,但是她们家还是一片黑乎乎的,好像没有人在里面住。

        

        难不成是她爸又找到了工作,已经去搞工程了,顺带把他孩子老婆都带走了?有可能,没告诉她这事也正常,毕竟有儿子了,哪还记得她这个女儿。

        

        纱希撇撇嘴,用钥匙开门,进去关门换鞋。门厅这一小块亮起灯,她从柜子里找出自己单独放好的鞋子换上,忽然动了动鼻子,感觉屋子里气味有点奇怪。

        

        拖鞋踩在地上发出嗒嗒的声音,纱希提着包走到客厅,从开放的客厅厨房那边随意扫了一眼。

        

        血,红色的血洒在米白色的地砖上,一团团,一片片,还有一条拖拽的痕迹,餐桌后面露出一只手来,那只手细白,是一只女人的手,搭在地面上一动不动。

        

        纱希忽然一个激灵,蓦然反应过来自己看到了什么。她头皮一阵发麻,惊惶地环顾了一下这个屋子,好像每一个阴影里都藏着未知的危险。

        

        她往后退了两步,第一反应是赶紧跑,跑到外面去,对,她还要报警,这里好像死人了……那么多的血,那只手是谁?是她那个后妈吗?

        

        就在她想要扭头逃跑的时候,看见一个人从厨房里走出来,那是她爸正雄。有那么一瞬间纱希都没认出来那是她爸,因为他面上神情狰狞,手上拿着刀,身上的衬衫都是血,像是电视剧或者电影里面才会出现的杀人狂魔。

        

        纱希再也忍不住了,她被本能的恐惧压倒,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手里的包咚一声掉在地上,扭头就想跑。

        

        那个神情可怕的男人扑了过来,他的动作那么快,力气又那么大,纱希还没跑到门口,跌跌撞撞的,手刚抓到鞋柜,就被人从后面按住了。一只手死死捂住她的嘴,那手上面还残留着干涸的血迹,捂在她的嘴上,纱希尝到一嘴的铁锈味,令人作呕。

        

        “呜呜呜!”她下意识剧烈挣扎起来。

        

        “不要吵!不要吵!”正雄凶狠低沉地怒骂,“艹!不要吵听见没有!”

        

        他似乎处于暴怒边缘,纱希感觉到危险,再也不敢动了。

        

        她是畏惧着自己的父亲的,从她还是几岁的孩子起,她的父亲就是这样高大,一只手就能把她提起来,那巴掌打下来的时候,能让她整个脑子嗡嗡作响,她的成长一直伴随着这个男人的嫌弃与打骂,哪怕现在她习惯了用骄傲和叛逆来对待他,在心底深处,她仍然恐惧。

        

        现在,这个恐惧完全被这个可怕的杀人现场激发了出来,她浑身颤抖不敢动弹,生理性的眼泪不停往下掉。

        

        嘴巴被堵住,双手反剪绑在了大理石桌子的桌脚上,双脚也被绑住。纱希被绑在这里,终于看清楚了桌后倒地的那个人。

        

        确实是她的后妈小泽,她也确实……已经死了,胸前好大的一个伤口,头上也有伤口。更让纱希觉得恐惧和恶心的,是女人的尸体旁边,还有一具婴儿的尸体。

        

        上回来见到的那个脸嘟嘟的孩子现在已经惨不忍睹,纱希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扭过头去。

        

        正雄有些疯狂,焦躁地走来走去,他从厨房里拿了袋子和刀,似乎想要收拾尸体,纱希听到刀砍在骨头上的声音,眼睛闭得更紧了,身上一阵阵发冷又一阵阵流汗,颤抖得厉害。

        

        “艹!艹尼玛的,裱子,臭裱子!”她爸似乎也崩溃了,用力把刀丢在了地上,他嘴里疯狂地骂骂咧咧,又响起猛踢什么东西的闷响。他在踢什么,纱希不看也猜得到,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愤怒,状若癫狂地发泄完了,又继续捡起刀接着做之前的事。

        

        浓重的血腥味让纱希想要呕吐,她尽量屈起膝盖,拼命把脑袋埋在自己的膝盖里。

        

        太可怕了,这些声音,每一个细微的声音都在她的耳朵里放大,她对声音的敏感让她哪怕闭上眼睛,依旧能清晰在脑海里还原出发生在身边的事。

        

        不知过了多久,天黑了,只有厨房里亮着灯,男人进进出出,忙碌着收拾尸体,把那个装尸体的大袋子包了一层又一层,终于收拾好,他又开始擦拭地上的血迹。他趴在地上,抖着手,表情是一种不同于刚才愤怒的空白和恐惧。

        

        纱希已经有点麻木了,她偷偷睁开眼睛看着他,见他擦拭地上的血,越擦血迹越是糊成一团,几次崩溃丢下抹布,又几次捡起来。

        

        好像一个疯子。

        

        是的,他就是这样的疯子,就好像是她从前最隐秘的梦境里,她曾梦见这个人用刀把她杀了,然后被警察抓走。

        

        正雄把地上擦了好几遍,终于有时间来理会女儿了。

        

        他蹲在纱希面前,按住她的脸,“你刚才什么都没看到,爸没有杀人。”

        

        纱希的嘴被堵住了,没法说话,但她望着自己爸爸的眼神是恐惧和厌恶混杂的,这样的眼神让正雄再一次愤怒起来,他用力给了她一拳,把她的脑袋按在了桌脚柱子上,按着她说:“你知道什么!都是那个婊.子的错!都是她,她给老子戴绿帽,还想让老子给她养野种!”

        

        “那不是我的儿子,竟然不是我的儿子!”

        

        “要不是我去做了鉴定,我他妈就被这个贱人给骗了!”

        

        “是她骗我,我才杀她的,你是我的女儿,你不能把这件事说出去知不知道!不然老子就连你一起杀!”

        

        男人不停地说着些毫无意义的话,狂怒、恐惧、无措又凶狠,卡在纱希脖子上的手越收越紧。

      天极会员
      幸运星
      打赏了18幻晶。
      回复
      Lv.11
      幸运星
      打赏了10幻晶。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