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版主
  • 小版主
  • 夜刀神天香
    夜刀神天香
    心美一切皆美,情深万象皆深
  • 暂没有数据

    推广成功+50幻晶和经验-10次/天

    小说 小说 关注:33 内容:117

    【百合向】她和她的花(四十九)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小说
    • 大版主
      天极会员
      萌站守护者

      【小说根据真实内容改编,已修改相关人名】

      【仅以此种方式纪念我前期过世的一位朋友】

      【希望她可以在另外一个世界不再留有遗憾】

      【百合向】她和她的花(四十九)

      49.弹琴

        纱希吭哧吭哧拖着行李箱和琴包回到寝室, 大下午的,瑠美还躺在床上睡懒觉,卷着被子蠕动着问:“纱希, 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坐在桌前戴着耳机用手机看番的裕香抱着一包辣条, “纱希,你怎么带这么多东西回来?”

        

        久惠从厕所里探出头来:“琴包?你还带琴来了?文化人,讲究,太讲究了,不如咱们今晚来开寝室音乐会?”

        

        纱希本来满心的憋闷,被她们几个人这么一说,就好像平地一阵风, 卷走了满地的枯叶,心里也亮堂起来。

        

        她有点乏力地坐在咲夜的床上,仰面躺下, 不太想动弹。

        

        久惠觉得有点不对, 甩着两只手的水, 蹲到床边问她:“怎么了?你整个人都蔫掉了?”

        

        纱希从来没和她们说起过自己家里的事,因为觉得难以启齿, 但是这会儿,看到她们三个从三个方向传递来的担忧眼神, 自然而然就说了出口:“我刚才回家看到我爸包养的小三怀着身孕住到我家去了。”

        

        久惠:“什么东西?”

        

        裕香:“什么小三?小三?!怎么感觉像是小说里出现的狗血剧情!”

        

        瑠美:“生活永远比小说更狗血。”

        

        久惠:“不是, 那你怎么办啊?你要有后妈了?还要有个弟弟或者妹妹?”

        

        裕香:“有后妈就有后爹, 这话是很有道理的,纱希你要小心啊!”

        

        瑠美:“确实, 还好我爸妈离婚后我是跟我妈的。”

        

        几个人又一同将目光看向瑠美。

        

        瑠美:“看我干什么, 看纱希啊。”

        

        纱希坐起来,抱着胳膊冷笑:“我爸之前检查不能生孩子了, 现在要跟那个人结婚是因为她肚子里可能是个儿子,但是,我觉得说不定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

        

        久惠:“这都行?成年人的世界也太混乱邪恶了吧!”

        

        纱希看她一眼,心说真是大惊小怪,还有更乱的没说呢。不过她也不想再说了,把自己的行李箱塞到咲夜床下。

        

        “我是不管他们要怎么样了,我反正把我自己重要的东西都带回来了。”纱希拍拍手坐起来,“随便他们在那里怎么糟蹋吧。”

        

        “重要的东西……”裕香看了眼她的行李箱,“如果很重要,还是放到柜子里锁起来吧,有时候咱们寝室门都不关,别人想进来都很容易,万一丢了就不好了。”

        

        纱希:“没事,就放咲夜床底下。”这么多东西,箱子里根本也锁不下。

        

        还有个琴包,她却是放到了自己的床铺上。

        

        久惠挠她,“纱希,你会弹琴啊,给姐妹们来一个嘛!”

        

        纱希:“只是尤克里里。”

        

        久惠:“听听听!”

        

        纱希看了这三个人期待的样子,还是打开了琴包,拿出自己的尤克里里。

        .

        咲夜抱着书和卷子满身疲惫走上楼的时候,隐约听到了琴声,还以为是哪个寝室里的人在放歌,走到自己宿舍门口了,琴声越发清晰,她才发现好像是自己宿舍里传来的琴声。

        

        很熟悉的琴声。

        

        有人弹着琴,唱道:“我怀念的是无话不说,我怀念的是一起做梦,我怀念的是争吵以后,还是想要爱你的冲动,我记得那年生日,也记得那一首歌……”

        

        是纱希。

        

        咲夜靠在门边静静听着,宿舍里除了咲夜的弹唱,没有其他的声音,咲夜就靠在门外安静地听完了这一首歌,等到里面传来久惠她们鼓掌的声音,她才敲了敲宿舍门。

        

        “咲夜你回来了,刻苦学习了一天辛苦了,来来,快来让纱希给你用音乐洗涤一下身心。”久惠打开门,满脸的嬉笑。

        

        咲夜走进宿舍,看见纱希穿着睡衣坐在她的床上,披着头发,抱着那把尤克里里看过来。

        

        瑠美:“咲夜你来晚了没听到,刚才你同桌弹唱了两首歌。”

        

        久惠:“快,让纱希再来一首,她也太小气了,说了半天才表演两首。”

        

        咲夜只是笑,不说话,坐到自己床上,“怎么把琴带学校来了?”

        

        纱希稍微挪出一点空间让给她坐,“因为家里很烦。”

        

        咲夜:“挺好的,无聊了可以弹一弹。”

        

        纱希撇嘴抱怨:“刚才才弹了一下,其他宿舍就跑过来看,要不是锁门了就被人围观了。”

        

        咲夜:“那以后你肯定是要弹给更多人听的,被看也要习惯啊。”

        

        纱希:“就很烦。”

        

        咲夜:“嗯,那就先弹给我们几个人听。”

        

        听着这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说话,瑠美裹紧了自己的小被子,对床铺下的久惠脱口而出,“咲夜一回来就和纱希聊上了,好像我们都不存在一样,我怀疑她们两个在弹琴说爱……”

        

        这话一出,纱希咲夜包括久惠和裕香都看着她。

        

        瑠美一愣:“你们又这么看我干嘛,我开玩笑嘛!”

        

        久惠扒在床铺上,拍拍瑠美的大腿,“别吃醋,毕竟有个先来后到,谁叫人咲夜才是正宫娘娘呢,更受宠爱才是正常的。”

        

        正宫娘娘咲夜,起身去洗澡。

        

        纱希提着琴爬回自己的上铺。

        

        裕香:“别啊别啊,我还没听够呢,纱希继续弹吧。”

        

        纱希听而不闻,把尤克里里收起来,又拿出了一个拇指琴。

        

        裕香的哀嚎声顿住:“咦,这又是什么?”

        

        瑠美:“是拇指琴啦,纱希还会弹拇指琴吗?”

        

        纱希先弹了个简单的调子找感觉。

        

        咲夜在卫生间里,听到外面传来《两只老虎》的调子,非常活泼可爱。其他人也在笑,久惠还在唱两只老虎。

        

        卫生间里有一面镜子,映出她湿漉漉的头发和脸。眼镜摘下来了,眼前模糊得好像蒙了一层雾,镜子上也有一层雾,让她有些看不清自己的模样。

        

        咲夜抬手擦了擦镜面,让视线稍微清晰一点,又在上面写了纱希两个字。

        

        外面的纱希换了一首歌,一首《小星星》。

        

        她又在镜子上纱希的名字下面画了个小星星。

        

        等她洗完澡出来,纱希已经不弹了,其他人各自在做自己的事,偶尔聊几句天。

        

        咲夜像平时一样,伏案做试卷写题。她已经用尽全力在努力,虽然很多人都觉得她拿第一是天经地义,但是世上从来没有轻轻松松的第一。她有时候也会觉得很疲惫,身体上的,精神上的。

        

        但是如果回到这里,看到纱希高兴的话,那种疲惫自然而然就会减轻,听着她弹琴也是一样,好像是能给她力量的声音。

        

        她以前说过,想养纱希,这样的话,就要替她一起多多努力才行。

        

        临近寒假的最后一次月考,纱希没有考好,比之前几次发挥要差一些。班主任雅美老师照旧点人去办公室谈心,大概这个年纪的班主任都比较喜欢和人谈心,不论男女。

        

        她一般不和成绩特别差而且自己不想学的人谈心,只找那些有过好成绩但是成绩不稳定,时不时下降的学生谈,纱希很不凑巧就是其中的典型。

        

        晚自习之间,办公室里很空旷,纱希坐在雅美老师对面,听她说:“你是聪明的学生,只要愿意努力一把,成绩能有很大提高,在我看来,你还有很大潜力,但是你自己的心态没办法调整好,只要一放松,这成绩自然而然就会表现出来,你自己是有什么想法,你可以跟我说一说……”

        

        纱希低着头,有点走神,想起来据说从前有个女生被雅美老师谈心谈哭了。雅美老师,恐怖如斯。

        

        办公桌对面每天晚上在这里做题的咲夜,在这场与她无关的谈话里坐立不安,捏着笔看着这边,好像雅美老师不是在和纱希谈话,而是在和她谈话。

        

        纱希瞧着这两位,有那么一瞬间很想对雅美老师说:“老师,要么你这些话对咲夜说算了,她比我更受教。”

        

        有人在办公室外面,把雅美老师叫走了。

        

        雅美老师一走,纱希立即抬起自己的脑袋,放松地坐在椅子上。同样是谈话,这位雅美老师比从前的英士严肃得多,给人的压力也更大,但是,很不巧,她从小就对老师谈话免疫,不管是什么类型的谈话她都毫无感觉。

        

        咲夜很快放下试题站起来,拿了一次性纸杯倒了杯水送过来,担忧地在她背上抚了抚,询问她:“没事吧?”

        

        纱希:“??”能有什么事?又不是第一次被老师叫来谈心。难道一个办公室还能吓到她吗?

        

        喝一口水,纱希感到莫名其妙。

      天极会员
      幸运星
      打赏了18幻晶。
      回复
      Lv.11
      幸运星
      打赏了10幻晶。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