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版主
  • 小版主
  • 夜刀神天香
    夜刀神天香
    心美一切皆美,情深万象皆深
  • 暂没有数据

    推广成功+50幻晶和经验-10次/天

    小说 小说 关注:33 内容:117

    【百合向】她和她的花(二)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小说
    • 大版主
      天极会员
      萌站守护者

      【小说根据真实内容改编,已修改相关人名】

      【仅以此种方式纪念我近期过世的一位朋友】

      【希望她可以在另外一个世界不再留有遗憾】

      【百合向】她和她的花(二)

      02.信纸

        调了一次座位,纱希身后坐了一个男生,叫苍介。他是个典型的问题学生,迟到早退旷课打架,成绩排在倒数第四,发型总是被老师点名修剪,但修来修去也不见改变。

        

        先前他和纱希隔了一个座位,就时常和旁边那人换座位,故意来找她说话,现在换到她后面了,更是时不时就要手贱撩她一下。故意用笔戳她的肩和背,凑上去在她耳边大声说话,和人笑话打闹的时候,故意被撞到她身上。

        

        这周围一片都看得出来,苍介显然是对她有点意思,纱希也看出来了,但她只觉得很烦,每一次周围人起哄,她都有种从冰冷胃袋里泛出来的恶心。

        

        去校内的小超市买东西,撞见苍介和他那一群要好的男生在操场上打球,苍介笑着跑过来和她说话,“诶,纱希,你去买东西?顺便给我带瓶水。”

        

        纱希:“想喝自己去买。”

        

        “我们苍介缺的是那瓶水吗,他缺的是个送水的人啊!”跑到苍介身边的男生哈哈大笑,引得周围其他男生也哄笑起来。苍介笑着斜睨着她,自认为帅气地拍了一下手里的球:“前桌,帮帮忙啊。”

        

        这群男生是听不懂女生的拒绝吗?纱希的心情大多数时候都是烦躁的,此刻尤其烦躁。她看着他们,直看得到他们都停下了笑,才说:“我说不愿意,就是真的不愿意,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

        

        一点都不好笑。

        

        那之后那群男生是怎么看她的,纱希也有耳闻,他们觉得她太傲太难说话了,纷纷撺掇苍介,让他另选一个对象。苍介对她冷淡了一点,但还是时不时撩她一下。

        

        宿舍里其他几个女生晚上会聊天,纱希一般不加入,她大多数时候戴着耳机听歌,麻里花是宿舍长,大约是过意不去,偶尔说话会捎带她一下,想让她一起聊天,纱希也就随口应和两声,不冷不淡。

        

        桃子一直故意不理会她,只拉着其他人聊天,让她们一起忽视她,这天却在晚上聊天的时候主动问:“苍介是喜欢你吧,我听裕太他们背后叫你嫂子,你们谈了?”

        

        纱希躺在床铺上,闭着眼睛挖苦:“他家里开民政局的,说和谁结婚谁就要被结婚,当事人都不需要知道。”

        

        “噗嗤。”麻里花忍不住笑了一下。

        

        桃子追问:“那你不喜欢苍介?他长得还挺帅的,一直追你你都不心动?不会吧。”

        

        纱希还真没觉得苍介哪里帅,但她听出来了点什么意味,睁开眼看桃子,“你要是喜欢就自己去追,没必要在我这打探什么。”

        

        桃子表情一变,手里抱枕一扔发了脾气:“谁喜欢他,你乱说什么。”

        

        纱希嗤一声,懒得再搭理她。

        

        周三下午最后一节是体育课,上午下了雨,下午刚好停了,一节数学课刚下,所有人就欢呼着跑下楼等着上体育课。

        

        她们体育老师很好说话,又不太管她们,经常上课就是让她们跑两圈,然后就解散自由活动。

        

        上课铃响了很久,几十个人才慢腾腾站出了个稀稀拉拉的队伍,体育老师吹吹哨子,“跑圈啊,男生五圈女生两圈,跑完就自由活动。”

        

        哪怕任务不重,大家还是下意识发出了哀嚎,有人撒娇:“老师,下了雨,地上都是湿的,不好跑啊,不然减一圈吧!”

        

        体育老师又吹一下哨子:“不能减,再说就加一圈!快快快跑起来,年轻人比我这个老人家还不爱动!”

        

        几个女生结伴凑过去说了什么,得到体育老师点头后,就笑嘻嘻地坐到了一边。这个“特权”是因为她们来了月经。

        

        有些人来月事确实会疼得半死不活,腰酸背痛,但那几个女生看上去没有半点异样,她们只是不想跑,特意做出的痛苦模样,也虚假的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但没人去拆穿。

        

        真正肚子抽痛,面色冷白的纱希,根本没去找体育老师,跟上队伍开始跑。每跑一步,小腹的坠痛就更明显,她的脚步越放越慢,很快落到了队伍最后。没人看出来她的痛苦,只觉得她态度消极随意。

        

        一群男生好像开屏孔雀一样,莫名其妙比起了跑步速度,苍介那几个跑得最快,很快跑了第二圈,经过纱希身边。

        

        纱希垂着头慢跑,耳边忽然响起一声巨大的巴掌声,是苍介在她耳边故意啪的拍了一下手掌,惊吓到她之后,他就飞快跑到了前面,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

        

        纱希感到一阵耳鸣,那阵突然的炸响让她脑子都开始抽痛起来,揉着耳朵骂了句草。

        

        千叶这地方的天气纱希真的很不喜欢,又湿又热,让人烦躁地恨不得把身上的皮都扒下来,这样才能没有束缚地好好呼吸。

        

        校服外套都已经脱了下来,背后还是起了一层薄汗。有人从她身边轻轻跑过,纱希下意识警惕退开了一些,然后她才发现那不是苍介,是咲夜。

        

        这位年级第一的舍友,埋头跑步,看上去半点不累。她跑的很认真,和其他女生的敷衍,男生的打闹不同,只是认真按照自己的节奏在跑步。她不管做什么,好像都是这么认真。但是认真,在这个年纪的男生女生们看来,是可笑,值得被嘲讽的。

        

        纱希注意到,咲夜没有脱下校服外套,全班只有她没脱。她就是再热都不脱外套,大约是怕里面那件破衣服被人看见,纱希心想。

        

        她将思绪从咲夜身上转开,跑完两圈,直接走向小超市,又买了一瓶冰水。

        

        旁边有两个女生在买冰激凌,一个问:“你来那个了,还敢吃冰的啊?”

        

        另一个女生有些得意说:“我来那个从来不疼,吃冰的吃辣的都不疼。”

        

        纱希每一次都疼,但她仍然想喝冰水就喝冰水。这样闷热的天,刚跑完步,背后还是汗湿的,但她的手很冷,捏着冰水,更像是冰块一样。

        

        这一次比以往更痛,纱希没去吃完饭,躺在宿舍里。这个时候的宿舍总是很安静的,只有咲夜一个人。她会拿着饭盒在桌前坐着吃,她吃饭速度很快,洗澡也是。

        

        纱希在窸窸窣窣声里昏昏沉沉,直到有人隔着被子轻轻拍了拍她。

        

        “要不要喝热水?”

        

        纱希没想到咲夜会主动和自己说话,但惊讶只是一刹那,她因为疼痛而升起的脾气让她不自觉皱眉,不太想搭理人。

        

        咲夜大概察觉到了,放下手里的杯子,“我放桌上。”

        

        说完收拾东西离开,和往常一样匆匆赶去教室学习,没再做任何多余的事。

        

        纱希看了眼桌上冒着白烟的一杯热水,忽然想到,从小到大,竟然从来没有人在她痛的时候给她端一杯热水。

        

        翻个身,纱希闭上眼睛。

        

        可她不需要。

        

        再疼也不过是两天的事,早习惯了。

        

        第二次月考试卷发下来,咲夜又是第一,足足甩了第二名三十分,比上次还多了十分,以她那拼命的学法,纱希真是一点都不奇怪。课上老师们又夸了那位大学霸好一阵,把她的试卷当成范本讲课。

        

        不过成绩这事,在意的学生很在意,不在意的学生也是非常不在意。

        

        教室后半截,基本上没人管试卷,把试卷折成飞机砸人。

        

        纱希考了个十二名,她也不太在意成绩,看了一眼就随手把试卷压在了书本底下。

        

        下午上课前,后座的苍介从课桌里掏出了一封情书,粉色的信纸,还有一股香味。

        

        “哇,苍介这是收到了情书啊,谁写的,我看看?”

        

        “走开走开。”苍介推开那些七手八脚起哄的人,拆开信看了,啧了一声拿着信纸挥了挥,“我是不敢要这个情书,要还给人家的。”

        

        他说着就站起来,在全班的注视下,走到前面把那信纸放到了咲夜面前,“喏,学委,你写的信还你。”

        

        咲夜抄英语单词的动作一顿,抬头看了他一眼。

        

        苍介的眼神是得意又不以为然的,还有一点鄙夷轻视。

        

        一群学生们哗然,起哄大笑拍桌子,还有窃窃私语,吵闹得不像话,咲夜终于开口说:“不是我写的。”

        

        苍介耸耸肩,一手插着校服口袋,“写着你的名字,总不可能是我写的。”

        

        几个女生发出古怪的笑声,悄悄说:“太丢脸了吧,没想到咲夜也喜欢苍介啊。”

        

        纱希戴着耳机在后面听英文歌,歌词里唱:

        

        “And you're standing on the edge, face up cause you're a

        (现在你站在悬崖的边缘,抬起头面对因为你)

        Natural

        (生来如此)

        A beating heart of stone

        (就像坚石般强有力的心跳)”

        

        她在这歌声中,在所有笑声和私语声中起身,走到咲夜面前,从苍介手里抽出那封情书看了眼,扭头走到桃子面前,丢在她书桌上。

        

        “你的信,自己收好,下次记得不要乱写别人名字。”

        

        桃子的面颊猛然涨红,恼羞成怒,“不是我写的!”

        

        纱希:“我看着你写的。你抽屉里有这样的信纸,不想承认还可以对笔迹,她的字比你好看,而且她不会买这种花里胡哨的信纸,劝你下次陷害别人带点脑子。”

        

        确实,咲夜写什么从来都是用作业本和那种最便宜的红线信纸,这样粉色香味的信纸,和咲夜这人就是格格不入。

        

        桃子说不出话,在教室里各色的目光中猛然站起来,哭着跑了出去。

        

        纱希自顾自走回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Lv.11
      极品会员
      萌站守护者
      打赏了66幻晶。
      回复
      Lv.11
      极品会员
      萌站守护者
      愿天堂没有校园修罗场
      回复
      Lv.9
      极品会员
      赌神
      这个是不是从校园要写到职场,不会校园毕业就没有了?
      回复
      Lv.5
      武汉加油
      不错,加油
      回复
      天极会员
      幸运星
      打赏了18幻晶。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