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版主
  • 小版主
  • 夜刀神天香
    夜刀神天香
    心美一切皆美,情深万象皆深
  • 暂没有数据

    推广成功+50幻晶和经验-10次/天

    小说 小说 关注:33 内容:117

    【百合向】她也可以很温柔(二)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小说
    • 大版主
      天极会员
      萌站守护者

      【百合向】她也可以很温柔(二)

      二、“英雄救美”

        第三节课上课,原本坐在稻垣桜雪旁边的清水立夏,果然去和中森文月换了位置。

        以中森文月的话来讲:“她发神经。”

        

        稻垣桜雪扭头看三组最后排,小林清志趴在桌上睡觉,清水立夏拿着通联薄,遮在唇边轻轻跟川岸浅草说着什么。

        

        课后,清水立夏换了回来,把通联薄还给稻垣桜雪:“好了啊。”

        稻垣桜雪随手塞进了桌肚里。

        

        下午最后一节课本来是自习,学校接到上级要来检查的通知,临时改成大扫除。

        

        稻垣桜雪和川岸浅草先去领了校服,等回到班级,所有打扫的任务都分派得差不多了,三枝百合子说:“那你们两个去操场看台吧,那儿地方大,人多好打扫地快一点。”

        

        看台上人果然是很多,小林清志和班里一个小胖子正拿着扫帚对决,边上围了一圈看热闹的。

        

        清水立夏站在看台高处,一见稻垣桜雪露面,立刻神秘兮兮地向她招手:“快过来!”

        

        稻垣桜雪走上去,清水立夏拉着她,向看台背面不远处努嘴,压低声音说:“那边,看见了吗?宫崎龙井和野中杏香!”

        

        岩田葵乃蹲在角落里看电子书,头也不抬道:“立夏你行行好吧,文月都被气跑了,你还这样八卦。”

        

        清水立夏:“文月摆明是不想打扫卫生才走的好嘛!再说了,桜雪又不喜欢宫崎龙井,我八卦又怎么了!?”

        

        稻垣桜雪不明所以,探头看出去,宫崎龙井背对着这个方向,野中杏香站在他对面,两人都没有穿校服。

        不知宫崎龙井说了什么,野中杏香莞尔一笑。

        

        “我们刚看见他们两个接吻了呢!”清水立夏三八兮兮地说。

        

        海城大学附属福川高校的情侣不少,但大多数都是选择低调处事——宫崎龙井显然不在这“大多数”之列。他向来离经叛道,在福川高校的地盘上是横着走的,做出什么都不出奇。

        

        清水立夏:“中村高治刚还在这一带出没,他们也不怕被逮到教导处去!”

        

        岩田葵乃:“幼稚了吧。下面那两位一个有钱一个有权,又是你情我愿的买卖,我看中村主任就是看见了也会装没看见。”

        

        清水立夏:“……”

        

        稻垣桜雪收回视线,捡起落在地上的扫帚,从头开始清扫看台。

        

        夕阳渐渐往西沉,暮色逐步上升。失去阳光的温度,吹过操场的风也变得冰凉了。

        

        放学的音乐响过后,看台上打扫的人少了一大半,后来陆陆续续的,几乎走光了。

        

        稻垣桜雪从上往下,埋头清扫了很久,热出一身汗。

        

        “桜雪,差不多得了,我们也走吧!”

        

        清水立夏挤在岩田葵乃旁边一起看小说,被风吹得差点流鼻涕,见天色不早了,扯着嗓子向稻垣桜雪喊话。

        

        稻垣桜雪抬起泛红的脸,同寝的两个姑娘缩在角落里,川岸浅草站在看台最高处,倚着栏杆,耳朵里塞着耳机。

        

        风把她的白衣吹起,头发也略显凌乱,看不太清楚她的脸,只瞧见她身后无垠的天空,泛着一点苍冷的灰白色。

        

        稻垣桜雪吁了口气。

        

        偌大一个看台,就剩了她们四个人。

        

        “快好了,你们下来吧。”

        

        稻垣桜雪把清理出的垃圾倒进垃圾袋,系牢袋口,又捡起被同学遗落下来的扫帚:“走吧。”

        

        清水立夏和岩田葵乃自觉捡起垃圾袋,又一人拎了把扫帚,和稻垣桜雪有说有笑地离开操场。

        

        川岸浅草插着兜,十分散漫地跟在她们后面。

        

        第二天上午,最后一节课,三枝百合子上完课,推了推眼镜,问:“川岸浅草同学呢?川岸浅草没来?”

        

        稻垣桜雪回头,川岸浅草的位置,空了一上午了。

        

        小林清志无辜地摊手,表示自己不清楚。

        

        三枝百合子中午要回去照顾孩子,急匆匆收拾了课本,对稻垣桜雪说:“班长关注一下。”

        

        清水立夏立刻掏出手机,她昨天让川岸浅草填写通联簿的时候,已经把她的号码存进了手机里。不过连着拨了两次,川岸浅草都没接。

        

        稻垣桜雪对着通联簿输入川岸浅草的号码,试探着也拨了过去。

        

        “接了吗?”清水立夏问。

        

        稻垣桜雪摇头,几十秒的等待后,眼看拨号就要自动中断,稻垣桜雪移开手机。

        

        这时屏幕亮了下,通话计时开始。

        

        一秒、两秒。

        

        “……川岸同学吗?我是稻垣桜雪。”

        川岸浅草:“嗯。”

        

        稻垣桜雪问:“你今天怎么没有来上学?”

        川岸浅草的声音通过电流,沙沙地流入稻垣桜雪耳朵里,她说:“发烧了啊……”

        

        稻垣桜雪无意识地抿唇:“你还好吧?”

        川岸浅草:“还好。”

        

        虽然已经开春,但天气确实不暖和,昨天川岸浅草只穿了单薄的外套,还在看台吹了很久冷风,大概是因为这个,才发烧的吧?

        

        稻垣桜雪说:“以后如果不舒服,要提前和老师请假的,或者跟我说也行,我帮你请假。”

        川岸浅草:“嗯。”

        稻垣桜雪说:“那你休息吧,我不打扰你了。”

        

        稻垣桜雪挂了电话,清水立夏问:“她生病了?”

        稻垣桜雪:“发烧了。”

        清水立夏捂住心口:“啊,病美人,心疼。”

        稻垣桜雪:“……”

        

        接下来这个礼拜,川岸浅草都没来学校。

        

        稻垣桜雪在草稿纸上画了板报的雏形,清水立夏和中森文月她们帮着改了几个地方,然后就这么拍板定了稿。

        

        稻垣桜雪能写会画,课间休息时间,都交给了黑板报。

        

        川岸浅草回来上课那天,板报已经到了收尾。框架下的图案都画好了,文字内容也已经抄了一大半。稻垣桜雪不准备再拉长战线,发誓今天无论如何要把板报全部完成。

        

        放学之后同学们接二连三地离去,稻垣桜雪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吱吱嘎嘎写字。

        

        时间分秒流逝,当画下最后一个句号时,稻垣桜雪的眉头终于舒展了。

        

        她搁下粉笔,拍了拍手上的粉笔灰,转身回座位收拾书包。

        

        川岸浅草还没有走,趴在课桌上,睡着了。

        

        稻垣桜雪想她不久前才刚发过烧,唤她:“川岸同学。”

        川岸浅草没有反应。

        

        过了会儿,稻垣桜雪伸手,轻拍了拍川岸浅草的背:“川岸同学?醒醒。”

        

        川岸浅草慢吞吞从手臂上抬起头,半睁着眼,迷蒙的目光没有焦点。

        

        “已经放学了,你别在这里睡,会感冒的。”

        

        稻垣桜雪走回到自己桌边,把今天要写的作业都收进书包里。学校为了减负,高二也不强制要求晚自修,她一般都是回寝室写作业。

        

        川岸浅草咳嗽了一声,稻垣桜雪余光瞥过去,川岸浅草摸进桌肚,把书包扯了出来。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教室,稻垣桜雪回寝室,川岸浅草离校,两人在校门口一个往右,一个直行,稻垣桜雪说“明天见”,川岸浅草点点头,就这么各走各的了。

        

        第二天,稻垣桜雪收语文作业,走到小林清志身边,小林清志从桌肚里一通找,翻出封皮皱巴巴的练习册,问稻垣桜雪:“昨天作业是什么来着?”

        

        稻垣桜雪已经见怪不怪:“二十到二十一页。”

        

        小林清志:“给我一本抄抄。”

        

        说着就动手在稻垣桜雪臂弯里翻:“别人的我还看不上眼,班长,你的在哪儿?”

        

        稻垣桜雪把自己作业抽出来:“你快一点啊,下节课后我要交上去的。——川岸同学,你的呢?”

        

        川岸浅草把练习册翻到第20页,稻垣桜雪一看,崭新崭新的练习册,一个字都没写。

        

        ……

        

        后来三枝百合子来上课,板着脸痛斥:“请班级里个别同学,抄别人作业的时候也能稍微动一动脑筋,不要连着笔误的错字也一起抄了!”

        

        小林清志翻开自己的练习册,三枝百合子用红笔在上面圈出了两处错别字,并在后面打了一个大大的感叹号。

        

        小林清志又歪头看川岸浅草的:“……不是,我说新同学,咱们一起抄的,你就不能有点义气?”

        川岸浅草耸肩。

        

        同一时刻,八卦王清水立夏撞撞稻垣桜雪的手肘:“最新消息,宫崎龙井和野中杏香分啦!就问你服不服气?”

        稻垣桜雪挺服气的。

        

        体育课上大家还在说这件事,猜测这两位究竟是谁甩的谁。新来的体育实习老师安排全班自由组队打篮球,女生们根本无心于此,敷衍了几下之后,就聚在一起叽里咕噜聊八卦,从校园里宫崎龙井和野中杏香的分手事件,说到娱乐圈里影后和顶级流量明星之间为了争电影女主角的位置闹出的各种恩怨情仇。

        

        稻垣桜雪在一旁充当忠实听众,班级里的男生突然集体开始吹口哨。

        

        稻垣桜雪转头,阳光晃得她眯起了眼睛。

        

        三分线上,红黑色的运动鞋跃起,身体后仰的同时,手腕翻转,篮球脱手,带着一条漂亮的弧线,精准地撞进球框。

        

        鞋子轻巧落地。

        

        小林清志大呼小叫:“卧槽!卧槽!新同学你真人不露相啊!”

        

        ……

        

        下课了,六班列队集合。

        

        “体育委员安排同学把器材还了,下课。”

        列队里传来噗笑:“老师,体育委员他今天没来啊。”

        “没来那就班长安排一下,解散!”

        

        稻垣桜雪和清水立夏她们一起把篮球都捡进球筐里,换着手抬去了器材室。

        

        从器材室出来,四人边走边商量晚上吃什么,经过校内花坛时,冷不丁从花坛后的小树林里传来声音:

        “放手!”

        

        稻垣桜雪脚下一顿。

        

        余下三人对视一眼,这个声音听上去怎么有点像是……川岸浅草?

        

        虽然说是小树林,但林子里的树,树龄起码都是百往上了,树身格外粗壮,人被挡在里面,一时倒也看不见什么。

        

        “龙井跟你说话,那是瞧得上你,少摆谱啊。”嬉皮笑脸的语气,听得人不由就皱起了眉。

        

        另外一个声音:“我上个礼拜在看台见过你,巧了啊,今天又见着了,你说有缘不有缘?”

        中森文月倒吸了一口气,是宫崎龙井!

        

        这是什么情况?跟野中杏香刚刚分手的宫崎龙井,看上了她们班新来的川岸浅草??听上去还是一见钟情?

        

        清水立夏寻思上个礼拜的看台,不就是大扫除那一次?自己和岩田葵乃流着鼻涕追小说,川岸浅草竟然已经散发着魅力被宫崎龙井给看上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未免也太大了,清水立夏有点羡慕。

        

        但是川岸浅草对这种搭讪却十分厌恶,连带着语气也极度没有耐性:“我说,放、手!”

        

        “嚯哟,龙井,同学挺傲的啊。”

        

        宫崎龙井踢了南野胜平一脚,示意他别多话,转而对着川岸浅草:“体育课刚下课啊?你也高二的么?”

        

        ……

        

        稻垣桜雪在树后冒头,像没看见宫崎龙井抓着川岸浅草手腕不肯放一样,吁了口气:“原来你在这儿啊!”

        

        她跑上去,牵住川岸浅草另一只手:“快跟我走,老师找你半天了!”

        

        不远处,清水立夏她们若有似无地朝这个方向张望。

        

        宫崎龙井瞥了稻垣桜雪一眼,脸上扬起坏笑。

        

        稻垣桜雪拉着川岸浅草掉头就走,快得几乎跑起来。

        

        刚刚打过篮球,川岸浅草手心里很温暖,稻垣桜雪紧紧牵着她。

        

        就这么走了一段路,川岸浅草看向两人相握的手,问出心里的疑惑:“你手抖什么?”

        稻垣桜雪:“……我害怕啊。”

        

        她们身后,中森文月抱着胳膊不停摩擦:“这可太尬了,从现在开始,我宣布我的精神又恢复了单身。”

        “……”

        

        五人匆匆回到教室,最后一节自习课已经开始了。

        

        没有老师坐班的自习课,教室里吵得就像菜市场。

        

        稻垣桜雪的心还在扑通乱跳,坐了会儿依旧没能缓解,就拿着水杯下座位给自己接了点热水,捧在手里小口喝,镇定情绪。

        

        从她离开座位接水,到回位置,川岸浅草一直看在眼里,好像是要笑,最后握拳到唇边,轻咳了一声。

      天极会员
      幸运星
      打赏了18金币
      回复
      天极会员
      萌站守护者
      打赏了10金币
      回复
      天极会员
      萌站守护者
      打赏了10金币
      回复
      天极会员
      鼠兆丰年
      打赏了10金币
      回复
      神级会员
      萌站守护者
      打赏了10金币
      回复
      天极会员
      鼠兆丰年
      打赏了20金币
      回复
      Lv.9
      极品会员
      萌站守护者
      打赏了18金币
      回复
      天极会员
      鼠兆丰年
      打赏了50金币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