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版主
  • 小版主
  • 夜刀神天香
    夜刀神天香
    心美一切皆美,情深万象皆深
  • 暂没有数据

    推广成功+50幻晶和经验-10次/天

    小说 小说 关注:33 内容:117

    【百合短篇】月明荞麦花如雪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小说
    • 大版主
      天极会员
      萌站守护者

      【百合短篇】月明荞麦花如雪

        七月半,荞麦花盛放,月光撒在雪白的荞麦花海上,美好的像是入了仙境。耳边传来小虫切切的鸣叫,茉优拉着琉璃在村间的小路上跑着,笑声撒了一路,路过荞麦地时停下脚步笑着说“琉璃姐姐,你看这儿真好看。”

        

        “确实好看,不过咱们得快点走了,慢了奶奶该着急了。”

        

        “哈哈哈,不怕的,就说你在我家写作业晚了呗,陪我在这里玩会儿吧。”说着把书包往旁边一扔,小小的人儿就钻进了荞麦地,月光流银,荞麦花如雪,她就像一只小小的鱼一般,在荞麦花波浪中起伏飘摇。忽的站起朝着琉璃露出了个笑容,朝她挥挥手“琉璃姐姐一起过来啊。”琉璃拎着她的书包摇摇头,在一旁曲着一条腿站着,静静笑看着她,周围小虫叫得好听……

        

        “叮叮叮叮……”突然响起的闹铃把琉璃从梦中叫醒,揉着脑袋关了闹钟。这回没有同平时那样立刻起床洗漱,给自己做早餐。而是静静的坐在床上发呆,自己多久没有梦到茉优和那片幼时的荞麦地了?突然有些感伤了,用手捂着红了的眼睛深吐出了一口气,转头看向窗外,外面天气不错,阳光透过窗帘把房间照的亮了些。

        

        明天,就是茉优结婚的日子了,自己与她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姐妹,伴娘这个位置,自然是留给自己的。这么想着,视线落在了床头柜上的伴娘服,洁白如梦中的荞麦花,心里更是一阵刺痛。

        

        只有自己知道,自己对于茉优真实的感情是什么样的,这份感情一直被深深藏起来。也是了,一个连表白都不敢的人,有什么资格说喜欢极了她呢。自己也想冲动一点,大方的表露心意,想跟她生活在一起――以情侣的身份,可是……

        

        琉璃不愿再想,穿着睡袍去洗漱,边刷牙边看镜中的自己,眉毛在无意识的皱着,眉间有一细微的纹,一时不禁伸手去抚镜中人的眉心,手指在镜面上滑过,留下一道指痕,盯着那道指痕又陷入了思绪中。

        

        “琉璃姐姐,你怎么总是皱着眉,这里都有一条小细纹了,等你老了以后这里肯定会有很多皱纹。”边说着茉优边伸手去轻抚她的眉间“好了,我帮你揉一下……”

        

        茉优的身影这几天总是在自己脑子里不经意的出现,生活中某个不经意的小场景都能联想到她,自己也许是病了吧,琉璃把口中的牙膏沫吐出,如此想着。

        

        今早想喝粥,琉璃打开电视,自己走进厨房边淘米边听客厅里电视里的声音,是重播的综艺节目,现在演的是笑声一片的搞笑节目,琉璃的心情好些了,嘴角也一直扬着。

        “私は自分を伝えることができません,何から話したらいいですか,愛しています。”[我无法传达我自己,从何说起,要如何翻译我爱你……]

        

        不知何时节目却换成了歌曲《词不达意》,琉璃手泡在水里,停住不动了,眼泪蓄在眼睛里,又强忍了回去,转身到了客厅关了电视,歌声戛然而止。

        

        结婚前一晚按照习俗新郎新娘是不见面的,茉优没有回家而是来到了琉璃家,一进门就给了她一个拥抱,把鞋一踢,光着脚轻车熟路的走进卧室,往床上一扑感叹了一声“还是你这儿床软,这几天都要忙死我了,结婚可真累。”

        

        琉璃默默把她乱丢的鞋子摆好,给她拿了双拖鞋放在地上“不在家陪你爸妈,来我这儿干什么?”

        

        “想你了嘛~”茉优在床上翻身伸了个懒腰“以后我结婚了,就没时间来你这儿蹭饭蹭床了,你还不快点珍惜我。”

        

        琉璃的心猛沉了下,一语没发,默默给她找睡衣。

        

        “我好紧张啊,他们都说婚姻是座城,里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进去。哎,琉璃,你想没想过结婚啊?”

        

        “没遇到合适的,所以还没想结婚。”接着轻飘飘的把话题岔开“行了,赶紧睡吧,明天还得早起呢。”

        

        灯灭了,房间黑的沉寂。琉璃怎么也都睡不着,背对着她躺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一个方向,耳边传来嘀嗒嘀嗒的秒针声。其实她什么都没想,什么都没看,只是在一个人发呆。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腰间重了一下,原来是茉优睡熟后胳膊无意间搭在了她的腰上。身子不经意的颤了颤,慢慢的,小心翼翼的转过了身,听着她的呼吸,看着黑暗中她脸的轮廓,心中又甜腻又悲伤。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这么近的看你了吧……

        

        记得小时,琉璃的床不大,茉优又喜欢黏着她,常常住在她家,两人共盖一张被子挤着睡。那时的茉优非要抱着她一起睡,少女的身体柔软清爽带着薄荷一样的凉,琉璃没有任何反感,反而会睡得比平日好。

        

        可不知何时,茉优不再那么黏着她了,也不再琉璃姐姐琉璃姐姐的那么叫她了,反而嘴里多了一个叫做翔君的男生。那时的自己不知道什么叫做同性恋,只是经常吃醋,潜意识里很排斥那个男生,等到后来自己终于长大了,才明白了自己对于她不同寻常的情感,可那时的茉优已经有了男朋友,自己终是没有勇气宣之于口……

        

        琉璃在黑暗中轻轻的叹着气,伸出手想去触触她的耳垂,犹豫了会儿还是收回了手,明明近在咫尺的人却没有办法靠近,靠近了却也只能是靠近了而已。以前在大学上心理学课时,那个老师常说“我们都是社会化的人,就比如说性别,一个人生下来就会被社会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女生该是什么样子,男生该是什么样子。你跟别人不一样,那么在别人眼里你就是‘病态的人。’可为什么男生就一定要很阳刚?女生就必须阴柔?”当时的琉璃认真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同时还在心里默默的加了一句:为什么女生就一定要和男生在一起?

        

        一夜没有好睡……

        

        第二日,琉璃穿着洁白的伴娘服,捧着花看着台上穿着洁白婚纱的茉优,踩着红毯一步步朝着她走过去,看着她的笑同自己愈来愈近,竟渐渐生出了今日是自己和她结婚的错觉。一时有些恼这红毯太短了,若是再长一点,让自己就这么捧着花朝她走上一世也是好的。

        

        花轻轻放在她的怀里,看着她终是没有忍住,轻轻在她耳边说“好美啊。”

        

        “你也是。”茉优笑着悄声回应,眼里满是做了新娘子的欣喜和激动,没有看出琉璃眼底里深藏着的悲伤。

        

        主持婚礼的司仪情话动人,现场气氛热烈。琉璃坐在角落里跟着其他人一起笑,一起鼓掌。等到了交换戒指的环节时,手颤抖的几欲拿不稳手机,心跳动的飞快,终是忍不住,猛地站起来“请等一等!”现场一片哗然,齐齐看向她。“茉优,虽然我知道我不该现在说,但我真的没有办法再忍下去了,我喜欢你,一直都喜欢你……”

        

        “哗……”周围突然响起的热烈掌声把正在想象着的琉璃打断,从座位上抬起头看着台上两人亲密的拥吻在一起,终是再也忍不住了,眼泪一滴滴落在洁白的伴娘服上,连一次想象的机会都不给自己吗?若是自己刚才真的站起来说了那番话,恐怕不知道现在会乱成什么样子……

        

        “琉璃丫头,给你纸。”

        

        一转头,看到茉优妈妈递过来一包纸巾,赶紧接过,不好意思的笑笑“阿姨,我太激动了。”

        

        茉优妈妈叹了口气也擦擦眼泪“我知道,我跟你叔叔也一样,觉得昨天茉优还是个小丫头,可一晃现在竟然都结婚了,我们也舍不得她啊。”

        

        琉璃重新转过身看台上的两人,这下可以放心的哭了,眼泪晕了眼妆,湿了衣服,一直滴到了心底去。

      天极会员
      幸运星
      打赏了18幻晶。
      回复
      神级会员
      萌站守护者
      打赏了10幻晶。
      回复
      天极会员
      幸运星
      打赏了10幻晶。
      回复
      天极会员
      幸运星
      打赏了10金币
      回复
      天极会员
      鼠兆丰年
      打赏了50金币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