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版主
  • 小版主
  • 夜刀神天香
    夜刀神天香
    心美一切皆美,情深万象皆深
  • 暂没有数据

    推广成功+50幻晶和经验-10次/天

    小说 小说 关注:32 内容:117

    【神之绘本系列】暗神与祭司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小说
    • 大版主
      天极会员
      萌站守护者

      【神之绘本系列】暗神与祭司

      祭司虽然还年轻,但在族人中已备受尊崇,因为他品格正直,法力强大,能带领大家趋吉避凶,少受黑暗的侵害。

      黑暗令人畏惧,其中隐藏着危险和罪恶。

      所以大家都需要祭司替他们驱散黑暗,指引光明。

      族人们的赞美和供奉让祭司满心自豪,工作的十分卖力,将光明的领域越扩越大,黑暗则被驱赶至愈发边缘的地界。

      某天,有位神出现在祭司面前。它身形瘦弱,但所及之处,光线纷纷退散,空出大片的黑暗。

      它自称暗神,祭司很吃惊。

      暗神嘲笑他的无知:“光有光神,暗自然也有暗神。”

      于是祭司戒备起来,但暗神示意他不必紧张:“我从不制造危险和罪恶。”

      祭司对此说法嗤之以鼻,于是暗神继续解释:“带来痛苦和罪孽的并不是黑暗本身,只不过恰巧它们喜欢追随我,寻求我的庇护。”

      祭司认为这只是它虚张声势的狡辩:“你这算是请求宽恕吗?”

      暗神摇头:“请求宽恕?不,我只想和你做个交易。”

      祭司神色骄傲:“你已经快被我打败,失败者只能求饶,没有资格做交易。”

      暗神笑了:“凡人是不可能打败神的。”

      祭司皱起眉头:“你既然不怕被打败,又为什么要来找我做交易?”

      暗神笑的很神秘:“我是神,但我所庇佑的危险与罪恶不是,它们需要靠吞噬你的族人为生。请你为它们留一些足够隐藏行踪的黑暗。”

      祭司冷笑:“休想。”

      “别急着拒绝。”暗神似笑非笑。“这也是为你好。”

      祭司充满怀疑地看着它:“我的荣誉来源于对黑暗的驱赶,放弃职责意味着失去荣誉。”

      “不对。”暗神纠正他。“你的荣誉来源于人类对黑暗的畏惧。假如没有了我的存在,无法让你的族人时刻担忧危险与罪恶的潜伏,你以为他们还会像原来一样继续供奉和赞美你吗?”

      祭司哑然。

      暗神露出狡黠的微笑:“你同危险和罪恶一样领受我的福泽,离开我,你们都失去了藏身之地。”

      祭司继续沉默着,但指尖在微微发抖。

      “没有什么安宁是不需要代价的,人们却总以为它来的理所当然。”暗神原本瘦弱的身躯渐渐膨胀起来了,超过了祭司的身高体量,像一堵纯黑的高墙,“你真的愿意为了一群不知感恩的健忘者,放弃你的荣誉,被遗忘,被嫌弃,成为不知名的多余人?”

      “可是……”祭司脸色发白,声音颤动。“我不能……”

      “适当的牺牲是必要的。”暗神很快又缩回原本瘦弱的样子,声音也低沉下来。“但牺牲谁的选择权在你。”

      祭司伫立在原地,低下头,好一会儿没说话,但当他再抬起头来时,光泽从他原本明亮的双眸中消失了:“你再说一遍交易的条件。”

      “留下一部分黑暗来藏匿危险与罪恶,你会有少量族人被危险和罪恶吞噬,但剩余族人对你的依赖和尊崇也将被保住,这就是交易的条件,对我们双方都有利。”暗神微笑着向他伸出手,“答应这桩交易,我也将像庇佑危险和罪恶一样庇佑着你,以及你心怀的正义。”

      祭司这回不再犹豫,握住了对方的手。

      暗神的手既不冰冷也不温暖,因为它的手和祭司自己的手温度是一样的。

      交易完成,暗神便消失了,耀眼的光线重新笼罩了祭司。

      一切似乎都还跟从前一样。

      因为确实没有什么真正的改变,只不过原本被忽视的东西又重新被看见。

      祭司扭头看向自己身后,黑暗的影子连在脚底,从来都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就像他也有一部分属于暗神。

      神级会员
      萌站守护者
      打赏了10幻晶。
      回复
      天极会员
      萌站守护者
      打赏了10幻晶。
      回复
      天极会员
      幸运星
      打赏了18幻晶。
      回复
      天极会员
      鼠兆丰年
      打赏了50金币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